專利的好時代、壞時代

1

迪更斯在「雙城記」開篇就寫:「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2016年,巨大的情事變化如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等為整體環境帶來了震盪。許多人都在觀望震盪帶來了什麼影響。專利政策與發展引起我們觀望的興趣自然不在話下,尤其是對於台灣關係最密切的兩大市場,大陸以及美國。

川普代表的共和黨在許多議題都引起爭辯,只是專利相關的事項並不在川普行政清單的優先位置。不過,還是有些值得觀察的現象,譬如川普身邊圍繞著有智慧財產背景而反對歐巴馬專利改革立場的副總統Pence等人。不過今天暫且讓我們將注意力放在海峽的另外一岸。

大陸科技部長李萌最近發布的一個的好消息是大陸「2016年全國技術契約成交額同比增長15.97%,達到11407億元,首次突破1萬億大關(文)」。但是,這會帶代表什麼意思?申請專利用來保護研發成果已是陳腔濫調,不過「擁有專利」與「能藉專利賺錢」之間真的存在距離。

首先讓我們看個故事,科技大廠思科(Cisco)對Arista提出專利訴訟引來VirtualizedGeek.com顧問Keith Townsend的評論「經過六年的訴訟,這一切對整個產業帶來了不好的攪擾(原文:After six years of EOS, it disrupts the industry in a non-positive way)。」

一位前思科工程師Kanat Iliasov則稱「沒有人會在這當中獲得好處(原文:No one will benefit from this.)」。事實是,專利往往在訴訟中付出龐大的訴訟費用,卻不一定能得到對應的報酬。如故事中的案件,最後竟導致兩敗俱傷的場面,甚至創新產品無法上市,專利究竟對誰有益?

場景回到大陸,科技部的訊息多少透露著對岸社會正在營造「讓智慧財產自由流通」的氛圍。在市場上自由流通的專利不但眾所皆知有助於產業發展,更代表研發者的負擔正在減少。舉例來說,在這樣的環境中,研發者開始不必再要苦等產品生產並且銷售,甚至是在主動提出訴訟之後才能見到一路難產的專利果實,而是在獲得專利後就能透過授權、買賣的方式讓研發成果兌現。

大陸科技部的報告是在2月21日發表的,而這份調查反應的是大陸的科技部在推動的「科學技術轉移轉化工作」成果。

所謂科學技術轉移轉化工作是依「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規範。我們從經濟參考報的提問再一窺究竟,李萌就發問進一步指出「我們(中國科技部)希望更多採取市場定價和評價科研成果的辦法,更多地由技術擁有方委托社會第三方中介或者是應用方來評價成果。」

近幾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大陸在專利的申請數量上有大幅成長,許多公司透過提高申請專利數量成為高新技術企業以獲得國家給予的優惠,也因此,大陸的專利一直擺脫不掉有量無質的懷疑。

當然,並不是說科學技術轉移轉化,就可以讓包括專利品質在內的其他問題消失,相反地,本文要突顯的是大陸在「專利的果實」與「市場價值」趨同的趨勢下,我們更應該專注於在大陸建立高品質的專利保護,才能確保專利無論是在自行製造產品、或者從授權取得權利金,都可以獲得良好的回報,而這也是我們公司一直致力的目標。

中國大陸的政策走向、表態以及反應出的客觀統計數據正告訴我們,對於「投資專利權」藉以保護研發成果在大陸的潛在市場,不確定的因素相較過去已經減少;確實,未來的發展還是難以預測,但若要有幸恭逢其盛,還要作好準備,最終,當浪潮來襲時,只有平日繩子繫得穩,才能讓船藉著浪頭航向更廣闊的世界。

 

蔣大展 2017-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