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函?來秀下限的嗎?

從事智慧財產權這一行,天生就是苦差事:委託案件少,怕公司不賺錢;委託案件多,怕工程師處理不完,客戶抱怨。產業界可以尋求「產業透明度高」,炫耀接單已經接到一季以後,前景展望良好;咱們要是把客戶的委託專利申請或者商標申請壓住三個月,客戶的東西可都是要搶先爭快的,不翻臉才奇怪呢。

再說,產業界接單生產出貨就有進帳,只要自動化生產線運作順暢,即使人員都在睡覺,還是有錢可賺,咱們這一行呀,標準的「勞力密集產業」,沒坐在電腦前「碼字」寫稿,案件可不會自動化產出。以前年輕不覺得,從進入智慧財產權這行,才深切體悟「時間就是金錢」的硬道理。

囉唆半天,重點在,今天完全泡湯了。為什麼?因為早上替賣銀飾的甲客戶處理一件亂發的國內商標警告信,下午則替創意設計的乙客戶處理一件亂發的國際專利警告信。

先講早上的案例吧。甲客戶拿出存證信,對方找律師在信中指控「台端產品侵害我方委託人的XXX(英文字)商標,請於文到七日內下架,並登報道歉…」,看得一頭霧水!

首先,「侵權」總該講清楚權利人是擁有「什麼權利」,信中沒有商標字號,連商標的英文也拼錯,讓我們檢索時找不到,這是誠心來秀下限嗎?其次要問,是「什麼東西」侵權,我方販賣的銀飾產品這麼多,沒有萬件,好歹一個店面總有千件產品吧,是哪樣產品侵權總得說清楚,不然是要我們全部下架,關門別做生意嗎?

好吧!那我們就認真檢索一下「商標權人」,結果發現對方申請的商標主要都是很複雜的花紋圍繞某個特定英文字,我們客戶從來沒在產品上打上這種Logo。客戶還預先做了功課,拿出一張照片,說對方在國外委託生產時,會單獨打上那個英文字(沒有外圍花紋),當然,我們客戶的產品是連那個英文字的烙印也沒有。

簡單說,判斷商標侵權的標準是「異時異地」觀察「是否有混淆誤認之虞」。真有本事,就單獨申請那個英文字當商標試試,看會不會核准(我是很不看好啦)?如果申請時還要加上一大堆複雜花紋來裝模作樣,使用時卻想擴大權利到沒有任何花紋,恐怕不禁讓人懷是誠心混水摸魚來的吧。分析比對完畢,忍不住問客戶,audi 的商標是四環,如果我只有一個圓圈圈,還能算侵權嗎?

最後,應客戶要求,幫忙寫了一封存證信,請對方律師轉達對方當事人:別亂聽一些不專業建議,浪費時間精力,寫些無謂的存證信,甚至打場沒有贏面的訴訟,大家都得浪費律師費,太不值得了(抱歉,實在很火,忍不住挖苦那位無良律師)。

套「赤壁」電影裡曹操殺蔣幹時說的那句話「你蠢,還害我跟你一樣蠢」!景氣不好,錢要省著花,不要自己被亂扒皮,還害我們客戶也得支付律師費陪對方打官司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