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害智慧財產權

侵害智慧財產權 真的犯眾怒、天理難容?只要山姆大叔不說話就沒關係

 

最近美國和大陸的貿易戰打得火熱,其中最被拿來說嘴的,就是美國指責大陸強迫技術轉移。不止美國,連同歐洲、日本廠商,都有人出面指控大陸憑藉市場優勢,強迫廠商與陸資合組公司,然後竊取專利技術侵害智慧財產權,製造競爭產品,進行不公平競爭。

上述「竊取專利技術」是否屬實或者多嚴重,在沒有準確資料的情況下,本文不多探討。但是,侵害「智慧財產權」到底有多嚴重?智慧財產權的範圍到底有多大?為什麼該被重視?

簡單講,任何動腦筋、運用「智慧」,搞出來的產物,包括專利的技術、工業設計、商標、著作、半導體佈局…都屬於「智慧財產」的範圍。

為什麼「智慧財產」那麼重要?理論上,嗯,「理論上」,如果不保障智慧財產,就不會有前仆後繼的新東西出來,滿足消費者的各式需求。

實務上,國際關係就是講求「實力」。智慧財產權為什麼重要?因為有些拳頭大、胳膊粗的「大哥」說它重要!

你看誰在乎「專利」?主要是美國、日本…為什麼?因為愛研發、技術領先!

誰在乎「商標」?主要是歐洲(美國不是重點),想想看名牌包包、服飾、香水、高檔車,會先想到法國、德國、義大利還是美國?

至於「產地標示」,請問法國的酒莊一年可以賺多少?

著作權?當然不能忘記好萊塢的電影跟日本的色情片,瞧瞧台北捷運都請AV女優「波多野結衣」當代言就知道。

所以說,大陸侵害智慧財產權真的是太可惡了對不對?

看看今年踢完的世界杯足球賽吧,在阿拉伯地區取得國際足球總會FIFA獨家轉播授權的,是「卡達」的「BeIN Sports」電視台。

不幸地,沙烏地阿拉伯由於政治因素,不僅完全封鎖卡達的對外陸地貿易,還截斷卡達電視台的訊號傳遞,並縱容沙國衛星電視台「beoutQ」完全違法盜播「BeIN Sports」的足球實況(當然不止世足賽,還有F1賽車…等),造成超過十億美元的侵權。十億美元以上的侵害智慧財產權案件,而且侵害行為還在擴大中,所以,應該要受到制裁???

答案是:沒有!

沙烏地阿拉伯是山姆大叔的好伙伴,即使「不民主」也不會被指責(沙國王儲才剛不經司法審判監禁十多個其他王子,逼迫吐錢,完全不符合「法治」,美國也沒提要「制裁」),現在不遵重智慧財產,循往例,山姆大叔也不會對沙烏地阿拉伯怎樣!

所以,請不要隨便相信「部分的事實」、「部分的新聞」,認為全世界就只有大陸嚴重侵害智慧財產權,萬惡不赦!

事實是,「智慧財產權」是國際局勢中的一個議題而已,各「強國」都會力推對自己最有利的一部份,拿來當作談判對抗的「籌碼」。

台灣人,不巧,拳頭不大、胳膊不粗,所以只能「服從」大國定的規矩做事,但千萬別以為這些大哥們會在乎我們的利益

 

審查意見通知

怎麼又發 審查意見通知  (不被核准),你們到底會不會辦專利?

 

最近收到大陸代理人的來函,告訴我們有一件發明申請又收到審查意見通知(三通),全部權利辦專利要求都不准。

先說明一下,大陸專利申請不會第一次就發出「駁回決定」(正式處份),在真正決定之前,至少會有一次「審查意見通知」(就像在台灣,核駁「審定書」發出之前,也至少要有一份審查意見通知,讓申請人「申復」)。但是「不准」的「審查意見通知」未必只有一次,也有些案件,會一連發出一通、二通、三通…乃至四通(極其罕見)。

於是,在我們報導此事後,收到客戶相當不滿的回函:依照他們大股東的經驗,本案的審查員根本就「不打算」核准,這樣拖下去難道就能過關嗎?言下之意,就差沒公開挑明說我們在騙錢!

從申請人的角度,我完全能理解客戶在看到報導函時,「不爽」的心情,想想看,一個發明申請拖三年多,而且每次都是不准、不准、不准,眼看又要花錢答辯,簡直像是無底洞,到底伊於胡底?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想想,審查員審查本案,他們的績效由一通、二通…逐次遞減,並不是每駁一次都可以獲得相同「點數」。也就是,審查員其實巴不得趕快結案,根本不想跟我們再耗下去。那他為什麼不乾脆發出「核駁決定」呢?

很簡單,因為他不敢!

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一通),他用第一件對比文件(D1)作為主要引證,輔佐以第二件(D2),經過我方答辯(意見陳述),審查員發現前次意見有瑕疵,打不倒我們的案件,於是增加第三件對比文件(D3),發出「二通」;不幸地,我們再度找出差異,所以第二次意見陳述後,審查員不得不重新找證據,抓出來D4,重新配合D3來駁本案(三通)。

說白一點,我們的答辯就是「讓本案一路『打不死』」。

所以委婉地回覆客戶,說「我很以我們家工程師為榮」。畢竟,去看看蘋果這類大公司在美國申請專利,你當真以為都是「一次就准」嗎?大公司申請專利,關注的點往往都是「能拿到更大的權利範圍」,即使被核駁兩三次,得到「Final Rejection」,他們還是要「續關」,再花錢進行RCE,然後又經過兩三次核駁,再拿到「Final Rejection」,還要再度提出RCE…最後才獲准,這種案件一點也不少。

千萬不要以為申請專利像是買漢堡,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付完錢就等著領證書。那種速食店式、不需要「實審」的專利叫做「新型」(大陸叫「實用新型」,日本叫「實用新案」),大部分是唬人用的。相反地,唯有經過「實質審查」的「發明」案,千錘百鍊之後,進法院告侵權的「勝率」才會高,不像一大堆新型專利,去告人侵害反而最終被判決專利無效(台灣專利權人勝訴的比率往往不及三成)。

正如胡適先生所說「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要在競爭激烈的業界存活,還想拿到保障性夠好的專利,就不要怕「核駁」的歷程,真正要分辨「事務所的優劣」,其實可以看他們是否具備「怎麼答辯能讓案件不被打死」的能力。別忘了,古今名劍,都需要經過千錘百鍊。

 

專利法

部長先生,你以身作則地擔任了 專利法 的反面教材

 

最近,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先生在立法院內被質詢時,公開承認在東華大學時,曾經以美國公司提出PCT專利申請,並且申請大陸發明專利獲准。

部長先生,你在這件事裡面,替我們的專利法治教育,做了一個最壞的反面教材,以下,將分成兩點,說明所犯的錯誤:

第一、誰是「發明」人:大家都知道你在高溫超導體領域,是一位可以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競爭資格的學者,但是,你真的懂「生物科技」嗎?我們檢索大陸專利早期公開的資料,發現以你為「發明人」的發明專利申請案,到目前為止有以下四件:

1.「锂离子电池正极金属氧化物材料、其制造方法及锂离子电池」;申请号:2011101666849,申请人:锂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中央研究院

2.「锂离子电池正极金属氧化物材料及锂离子电池」;申请号:2011102473966,申请人:锂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3.「含有盘龙参(就是本次爭議的「綬草」)提取物的组合物及其药物应用」;申请号:2015800781070,申请人:师沛恩生技有限责任公司

4.「超导膜元件及超导膜元件的制备方法」;申请号:2015102338125,申请人:财团法人工业技术研究院。

有沒有發現,其他所有申請案都是跟材料化學相關,只有第三件是屬於生物科技領域。你真的是「發明人」嗎?真的可以這樣「跨領域出擊」而且有「實質貢獻」(並不是沾到邊都算)?

或許有些人會搞不清楚,誰是發明人,有這麼重要嗎?我們看到有些大公司,老闆非要把自己掛上「發明人」,甚至於不管事實是怎樣,把自己列為「唯一」的發明人,這都是危險的(尤其是關係美國專利訴訟時)。

依照專利法第5條

「專利申請權,指得依本法申請專利之權利。

專利申請權人,除本法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約定外,指發明人、新型創作人、設計人或其受讓人或繼承人。」

也就是說,申請專利的「資格(申請權)」,如果不是「發明人」,就是由「發明人」合法轉移而來的。不是真實發明人,又不是合法轉移的對象,是沒有資格申請專利的。這也是專利法第71條第1項第3款所規定的「舉發」理由;嚴重起來,專利是可以被撤銷的。

此外,第7條第4項

「…,發明人、新型創作人或設計人享有姓名表示權」。

換句話說,如果剝奪真實發明人的姓名表示權,是損害了發明人表彰自己貢獻與技術能力的權利。

在美國的專利訴訟中,如果發明人列舉不實,這種「不當行為」可能造成「訴訟無效」的結果,能不當一回事嗎?

第二、技術移轉有其規範,誰可以是「申請」人:

依據專利法第7條規定:

「受雇人於職務上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設計,其專利申請權及專利權屬於雇用人,雇用人應支付受雇人適當之報酬。但契約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

前項所稱職務上之發明、新型或設計,指受雇人於僱傭關係中之工作所完成之發明、新型或設計。」

因此,大學教授提出研究計畫、運用學校資源所完成的專利,依法是屬於學校所有。這樣的話,教授可否「自行」申請專利?

以台大為例,如果教授認為透過學校行政程序太過曠日廢時,可以「先」自行提出申請,然後跟學校報告,由學校主管單位決定「台大要不要這件專利」,如果學校想要,可以將申請的費用還給教授,並受讓此申請權或專利權(專利歸台大,將來利益有預訂比例會分給教授的研究室);學校不要,才歸教授私人所有。

請注意,是教授以「發明人」的「個人」身份提出申請,沒有人說你可以自己決定,先「轉移給一家公司」去申請PCT或者大陸專利。

因為,專利申請的權利本來就是由發明人所有,只是因為發明人受雇於學校,權利合法移轉給學校,除非原先就「已經」簽約進行「產學合作」,談妥技術授權,或者權利讓渡(那就要有公司和學校間的契約)。否則,中間根本不存在有「師沛恩生技有限责任公司」這家公司的角色,怎麼可以由發明人自己(何況還有疑問)就決定我把申請的權利轉讓給一家私人公司呢?

所以,教育部吳部長在這次的專利申請過程中,給我們提供上述兩處反面的範例,不論吳部長你是否具有良好的學術地位,但是,不經合法途徑,就將應屬學校的權利拿走,給一家私人公司,是否涉犯刑責,恐怕才是部長你該關心的。

商標蟑螂

 

商標蟑螂?小眼鏡行被高額索賠,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近有一件熱門新聞,有一批人申請”才X郎”商標,然後以集團內的業務人員,四處尋找眼鏡行,死纏爛打地拜託人家留下幾支粗製濫造的”才次郎”眼鏡框,再由集團內的顧客上門,買下這些眼鏡框,隨即告眼鏡行侵害商標權,並且索取數十萬賠償。

新聞媒體稱他們”商標蟑螂”,一方面唾罵可惡,一方面聲稱要法辦這批人。

在這次的事件中,我們且看看為什麼這些眼鏡行每一家都會被迫賠償數十萬,也讓我們瞭解一下商標法的威力。

 

請記住一件事:即使我們自認為沒有犯法的”故意”,但是,有沒有”侵害商標權”?侵害後該”賠償”多少?都要看”商標法”的規定,無論如何,法官都只能在有限的範圍裡衡量判決。所以,請不要用情-理-法的順序看待本案,我們先談”法”。

 

依照商標法

第29條  ”於同一商品或服務,使用相同於其註冊商標之商標者”必須得到商標權人的同意。

第61條 商標權人對於侵害其商標權者,得請求損害賠償,並得請求排除其侵害;有侵害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

未經商標權人同意,而有第二十九條第二項各款規定情形之一者,為侵害商標權。

 

商標權人依第一項規定為請求時,對於侵害商標權之物品或從事侵害行為之原料或器具,得請求銷毀或為其他必要處置。

看來很複雜,其實就是下列幾點:

  1. 已經侵權,可以索賠。
  2. 正在侵權,可以排除侵害。
  3. 未來侵權,可以請求防止,包括原料和器具的銷毀。

 

索賠的標準,通常會依照商標法第63條第1項第3款  ”就查獲侵害商標權商品之零售單價五百倍至一千五百倍之金額。…”

即使第63條第2項規定  ”前項賠償金額顯不相當者,法院得予酌減之。”

但是請放心,如果不是這件案件掀起媒體上的軒然大波,法院一般不會隨便”酌減”的。

 

尤其嚇人的是,因為商標法的侵權行為是具有”刑事責任”,不像專利訴訟,是律師具狀上法院告侵權者;商標侵權,通常是由商標權人找地檢署或者保智警察告訴,保智警察蒐證後交由檢察官代表國家公權力來起訴。還沒上法院,一般生意人光在”地檢署”就嚇壞了。

試想,地檢署的檢察官一天到晚面對的被告,不管真假,有哪一個不說自己冤枉,換了是你當檢察官,你會隨便聽被告喊冤嗎?

別跟我講”無罪推定”,那是”法官”的責任,”檢察官”這個角色,從來就是”有罪推定”,而且就是由他們負責讓人被定罪的。所以,只要商標權人有憑有據地拿著發票(或收據),尤其是請保智警察到你的店鋪蒐證,確定你還有侵權品,檢察官用膝蓋想都會覺得你有罪,所有喊冤都是狡辯。

於是,檢察官還可能反過來幫商標權人嚇唬你:再不和解,我就起訴你。

一般商家誰見過這麼橫眉豎眼的檢察官架勢,怕被告上法院,怕真的被判刑坐牢,只有乖乖和解。依照上面的商標法規定,以真品的鏡框”定價”乘以500倍到1500倍。一支眼鏡框如果定價壹萬台幣,跟你要五十萬也只是下限,一百五十萬才是上限。

這也是為什麼這批人可以無往不利地索賠。他們真的有犯罪嗎?恐怕還沒這麼簡單呢!為了避免篇幅太長,在此先略過。

 

最重要的,就是提醒所有商店的經營者,”預防重於治療”。

試想,如果有人來兜售贓物,你能隨便買下轉售,或者讓他”寄賣”嗎?如果你知道不能隨便接受”贓物”,就別輕易收下不知來源的眼鏡架,不知來源的罐裝飲料,不知來源的任何廉價商品,才不會被這種陷阱陷害。別忘了”法律不保障睡著的人”,只有自己懂得保護自己,才不會受騙上當。

 

印度 智慧財產權

印度政府沒收「中國」資產,關我們台資企業什麼事?

印度 智慧財產權

印度這個國家,擁有世界第二名的人口,僅僅小輸大陸數千萬人;擁有世界第七名的國內生產總值(GDP);世界第七名的國土面積。

提起印度,一般人的印象一定相當兩極化,一方面,印度擁有絕佳的高等教育水準,許多美國企業都將客戶服務或財會部門外包給印度的公司,印度軟體業更是舉世聞名。但另一方面,即使是印度的首都新德里,或者是都會區人口已達兩千三百萬的商業都市孟買(單一都市人口等於台灣),都市內都存在有大量貧民窟,沒有良好普及的公共設施,交通長期擁塞。尤其惡名昭彰地,是種姓制度和對於女權的不尊重,性侵案件頻傳且嚴重,甚至有法官當庭要求被害人從施暴者中選一個下嫁即可。

地理環境上,存在大片的未定國界,無論是中印邊境、宿敵巴基斯坦邊境,都存在許多未曾明確劃分的區域,這也造成前一段時間的中印雙方兵力對峙。

說了半天,最重要地是在本月(2018年1月)15日,由【印度時報】報導,這些年有部分印度人,因為移民到中國或巴基斯坦,留在印度的財產因此被沒收,目前已經認定完畢準備拍賣。

台灣有沒有人移民到美國、新加坡、澳洲、甚至中國大陸?會因此而造成台灣的財產被沒收嗎?不止台灣不會沒收自己國人外移後的財產,全世界也沒有任何重要國家會這樣修理自己國民。然而,印度因為修訂有「敵方資產法」,因此可以堂而皇之地沒收。更進一步,如果中國或巴基斯坦跟印度發生戰爭,即使是與國家無關的民間公司,例如大陸私有企業,在印度投資都可以被印度政府沒收。

這也是中國大陸許多智庫不斷在公開場合警告,要中資企業注意,千萬別到印度大量投資的理由。說到這裡,如同標題所說,許多台商會覺得「關我什麼事」?說不定還有些立場偏獨派的人士心中暗暗叫好。

我只提出一個事實:「印度只承認『一個中國』」

「一個中國」,對!印度只承認一個中國,根本不承認有「台籍」這回事。所以,台商呀,別傻了!在印度政府眼中,我們就是「中國企業」。

一般生活中,長輩常告誡:如果你借錢給一個朋友,就要有「要不回這筆錢」的心理準備。同樣地,如果你投資到印度,請也抱著相同的準備呀!

附註:當然,作為智慧財產權業者,一定要講講印度的專利:我們有客戶到印度申請發明專利,收到第一次OA是申請三年之後,申請四年之後領到專利證書,而且在印度繳交年費時,都還要呈報在印度實施該專利的情況。如果大家對印度專利有興趣,我們也願意協助辦理。

商標使用

商標 的「 使用 」

 

免費給你一瓶深咖啡色的液體,你敢隨便喝下肚嗎?如果上面打上「可口口樂」的商標呢?隨便一小瓶,就要賣二、三十元,還是有眾多愛好者願意付費。女生的包包價值多少?如果打上「愛瑪仕」,一個包幾乎等同一輛低價的汽車。

 「商標」就是要表彰商品/服務的來源出處,並且和其他來源產生區別。一方面是讓用心的商品/服務的供應商,可以藉由努力,把自己的招牌擦亮,有利於吸引後續的消費者。另方面,消費者也可以由此辨別可靠的商品和服務,享受良好的消費滿足(就有點像購物網站的「正評」和「負評」)。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政府一旦核准某人擁有一個「商標權」,就代表有一個「好名字」被人佔走,其他同業不能再使用相同的「名字」。如果有心人取得一大堆「好名字」,然後「佔著茅坑不拉屎」,對社會上其他後進的競爭者就不公平了。也就是說,商標註冊後不予使用,無疑是變相剝奪他人註冊相同商標的機會。

因此,我國商標法第63條規定,「無正當事由迄未使用或繼續停止使用已滿三年者。但被授權人有使用者,不在此限」。「自行變換商標或加附記,致與他人使用於同一或類似之商品或服務之註冊商標構成相同或近似,而有使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者」。商標專職機關應依職權或據申請廢止其註冊。

說得白話一點:要是從商標註冊之日起,3年內從未「使用」;或曾經有使用,但「停止使用」已滿3年的情形。任何人都可以向主管機關「智慧財產局」提出商標撤銷/廢止的程序申請。

當然,許多人在創業創新之初,興致勃勃,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點子,又想出一個好名字,深怕註冊晚了,被別人搶走,又怕自己一旦夯起來,別人會在其他領域搭便車;所以大肆在所有可能的類別提出申請。

經過幾年經營,才發現真正賣得好的商品,往往還是在最熟悉的一兩個類別,其他商標類別根本就無暇分心照顧,最後只能放棄掉那些其實沒有使用的類別,如同打水漂一樣讓以往付出的申請費和年費完全浪擲。

因此,建議申請人在規畫商標申請時,應該審慎考量商標申請之目的,目前及可見的將來,會有哪些具體的營業項目,以作出適合需求的申請。而且在拿到商標後,使用時還是要注意,最好與註冊的圖樣完全一致,才不會不小心犯到上述法條。畢竟,整體的使用,還是要依照商標法第64條:「商標權人實際使用之商標與註冊商標不同,而依社會一般通念並不失其同一性者,應認為有使用其註冊商標」。

—Fiona

專利健檢的重要性

未命名-1

數大便是美?請別把文學修辭跟專利混為一談—兼論 專利健檢的重要性

 

最近智慧財產局對於國內專利申請量不斷逐年下降深感憂心,新任局長還提出要輔導中小企業認識專利,活化專利運用,進而提升國內企業的專利申請數量。

但是,「專利數量」真的就是一切嗎?拿專利數量來當作企業研發的KPI(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沒有問題嗎?

曾經協助一家企業進行一場「被告專利侵害」的防禦訴訟,原告拿出一件(舊制下)審查獲准的新型專利告我們的客戶侵權,而且一開口就要索賠壹仟萬台幣。由於訴訟過程另有波折,這部分將在後續文章中再慢慢聊。

原告的專利,在申請專利範圍第1項中,列出了四個主要裝置,其中有三個都是常見的東西,不具技術特徵,根據我方的分析,只有最後一項「可能」具有技術特徵。但誇張的是,這個段落的原文居然是:「…A裝置『可』經過…確認資料而連線至B裝置」。

對於一般人,或許不瞭解這裡特別把這個『可』字標註起來有什麼特別意思,但是對於我們這些靠「玩文字遊戲」吃飯的專業人士而言,真的如獲至寶,抓著這個字就可以做文章了。當初替原告撰寫專利申請的人,真的該被狠狠修理才對!

為什麼呢?理由很簡單:這個『可』字會讓「範圍不明確」。(違反專利法第26條,可舉發)

什麼叫做「範圍不明確」?例如氣象局在氣象預報裡說:「今天『可能』下雨」。這意味著「今天也許會下雨」,但是也同樣意味著「今天也許不會下雨」,你聽了不覺得是廢話嗎?

在專利範圍中,當一句話可以像這樣被兩面解讀的時候,意思就「不明確」了。專利文件裡的「申請專利範圍」,原本就是要專利權人用來畫出「界線」、昭告天下,說:「這是我的權利,別人不可以侵犯」。如果你畫出來的「範圍」,居然是個「不確定邊界」的範圍,別人怎麼知道「下雨」算侵權,還是「不下雨」算侵權。這種所謂「範圍」,在任何專業的審查人員手裡都該會被核駁(不幸,在我們台灣居然沒被抓到問題而獲准)。

當然,這種品質的專利,就算是獲准公告,拿到證書,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因為連範圍都不清楚、不明確的東西,要控告別人侵害,仍然大有問題。

因此,千萬別再當冤大頭,以為滿手專利證書就是大爺,講話就特別大聲,要是手上的專利品質不佳,很可能跟別人打起架,才發現手上的武器全都是紙紮的刀槍。義和團畢竟打不過洋槍砲,寧可在跟別人起糾紛之前,先確認自己家的專利是否管用,才不會穿著「國王的新衣」上街出醜!

順道一提,為能推廣多年心得,我們開始免費進行專利健檢,歡迎舊雨新知預約。

 

專利沒有用 沒有用的專利

不是「 專利沒有用 」,是「 沒有用的專利 」沒有用

 

新年快樂!許久沒發文了!

沒辦法,小公司就是有小公司的困擾:只要客戶熱情支持,多塞幾件案子來,我們馬上就塞車,尤其是年前,很多客戶都希望我們能及時提出申請;或者至少,讓他們能看到新案稿件完成初稿,所以完全抽不出空發文。

大家都放假,我們還是要盡責趕完期限案,所以跨完年,緊接著回家開電腦,仔細分析比對引證案和我們申請案的權利範圍,終於在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將一件美國答辯案的指示函寫完,發給代理人。

就在字字斟酌的過程中忍不住想到十餘年前的一件故事:一個未曾謀面的公司A,被一個已經是我們客戶的公司B收購,並且指定具有設計能力的A公司,將新設計交給我們申請專利。

第一次見面,A公司的總經理花了二十分鐘,抱怨「專利根本沒有用,一點也沒有保護效果」。這是怎麼回事?那我還要不要慫恿他辦專利呢?花了半天時間,好不容易才搞懂,原來A公司獲准的專利,在告已經拆夥的合作對象C公司仿冒侵權時,竟然被判決侵害不成立。

忍不住打岔這位總經理:可否借他手上的專利看看?隨後借了一枝鉛筆,邊看邊圈,經過十幾分鐘,圈出十來個圈,終於開始得到講話的機會,請這位總經理看他手上的這件專利。先說明一下,這件專利只有一個獨立項,沒有任何依附項,獨立項中明白界定「S型本體」,「T型耳部」,「軟質膠條」,「支撐『鋼片』」,「包含直…飾條及橫…飾條」…

逐一請教這位總經理兼設計師,這些字眼也許不是每一樣都有問題,但很明顯,其中有很多是「不必要的限制」。也就是,因為權利範圍撰寫的內容,就是上法庭時最重要的依據,如果放入任何多餘的詞句或敘述,在解讀的過程中,都會成為涉嫌侵權者的脫逃途徑。因此,權利範圍應該像歷史上「呂氏春秋」一樣,每個字都被斟酌過,所有「不必要」的限制都不該放進去。

想當然爾,只要當年的合作夥伴C公司,把「S型」,「T型」,「膠條」,「鋼片」的形狀和材料選擇一些改掉,多幾處差異,不但是「文義侵害」讀不到,連「均等論」都會很難認定,法官當然不會認為有侵權問題。也就是,由於原先的事務所專業度不足,讓這件獲准專利留下很大的「迴避設計」空間給對手,難怪侵權訴訟會輸掉。

經過這些解說,總經理先生總算從一開始的完全排斥改為半信半疑,甚至在後續的四、五年中持續合作,不僅辦理十餘件新型專利獲准(當時是舊制,「要審查」的),還取得兩件發明專利。雖然沒有任何訴訟,但我們相信,若有任何後續訴訟,應該也同樣有八成以上勝算(依照我們過去記錄的平均值)。

所以,產業界盛傳一句話「專利沒有用啦!都是唬人的!」,我們完全不能接受。實際上,這句話應該要改成「『沒有用的專利』沒有用」,因為那些專利在撰寫過程中沒有用心,沒有字字斟酌,就像已經是死胎的小狗,生下來就沒有心跳、沒有呼吸,徒有外殼,哪裡會有看家的保護效果呢?

新年裡,看到世界局勢的潛在變動危機,包括歐盟的分裂風險,美國的保護主義即將盛行。不過,這些黑天鵝都不是我們能左右或改變的,我們所能做的,仍然是努力保護好自己的智慧財產,祝大家創新有成,我們會努力替大家服務、看守好後門的。

 

騙來的專利

 

騙來的專利 ,除了在牆上掛掛,本質上還是垃圾

 

前面說到藉由欺騙手段(請容許我用這麼難聽的詞,但應揭露而沒有誠實揭露,就是欺騙)得來的專利,因為沒有揭露真正的必要技術,可能被別人舉發(大陸稱「無效請求」)。但是,我們真的會去舉發他嗎?

確實有很多的事務所會見獵心喜,依照上述分析,建議客戶趕緊去舉發(不少人甚至收到一些事務所的業務推廣信函,聲稱你的同業某某公司獲准某專利,是不是要委託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事務所去舉發)。但是,真的有必要在這時候舉發,試著撤銷對方專利嗎?

根據「專利侵害鑑定要點」所揭露:「發明(或新型)專利權範圍,以說明書所載之申請專利範圍為準」,而且「解釋申請專利範圍應以請求項所載之整體內容為依據」。說直白一點,在這個案件中,如果我們沒有設置一個「可以經由『控制電壓差』就『調變氫氧比』」的「控制裝置」,就算我依照老同學的說法,我們也在電極處加裝會跟氫或氧作用的元素或原料,但請注意,這並不是靠「控制電壓差」,就沒有侵害這個發明專利。

也就是說,因為這個發明專利的發明人(或者專利工程師)自以為很聰明地編纂了一套「神話」,就算我直接照抄他們實際的裝置,但是我們能力有限,做出來的東西不符合「神話」的條件,我們就不算侵權,這個專利就管不著我們!(請注意:就算直接照抄都不侵權,因為他們自己的產品都不會符合自己的專利範圍)

結論是,經營企業,想要保護自己的研發成果,就要開大門、走大路,光明正大揭露自己家的技術,才符合專利法所要保障的標的,也才能順利保護自己權益。請問,像是IBM、德州儀器、蘋果、甚至我們台灣廠的死對頭三星,有哪一家是這樣躲躲藏藏,不敢說清楚自己技術的?想走偏鋒,絕對不可能佔便宜!

專利獲准

我亂寫,要你管, 專利獲准 就好啦

 

上一篇提到有人申請一個奇妙的發明專利,也經過智慧財產局的審查獲准,但是裡面提到要電解水的時候,竟然可以利用一組「控制單元」,改變產生的「氫氣」和「氧氣」比例。這令我大惑不解:從小到大,凡是電解水,不就是氫:氧=2:1,為什麼改變「輸出至該正、負電極板的『電壓差』」,竟然可以「調變」氫氣和氧氣產生的「比例」?太神奇了!

一位老同學在我的FB留言:在陽極或陰極置入可以與氫或氧作用的原料或元素,就可以達成改變氫氣和氧氣產生比例,沒有不合理!

很好!很科學的回答!不幸地,很不「專利」!

依照我們的專利法第二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所謂的「揭露性」):「說明書應明確且充分揭露,使該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能瞭解其內容,並可據以實現」。隨後,根據第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任何人認為有違反第二十六條可以對該專利提起舉發。

簡單講,這個發明專利因為偷偷藏匿「解決問題所必需的技術特徵」,沒有把話說清楚,所以不符合專利應該有的「揭露性」,可能會被別人「舉發」掉,整個申請都白費功夫。我們前一次跟大家預告的「請待下回分解」,這就是答案。

在此稍微小結一下,敬告所有聰明的發明人,千萬不要想在專利裡偷偷藏起關鍵技術,認為「反正我不講,你就不知道」。重複一下我們專利業界老掉牙的老故事:如果你想藏技術,去學「可口可樂」,他們家的「配方」從來沒申請過專利,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業務機密,那就是「營業秘密法」的保護範圍。不肯說清楚關鍵技術,不要來亂寫專利窮攪和。

如果你要問我們,申請專利真的要像進監獄被人家搜身一樣看光光嗎?當然不是!但這中間的分寸拿捏,是我們吃飯的傢伙,請不要對替你寫專利的專業人士「保密」;當然囉,也不是所有的專利事務所都可以給出專業建議,正確找尋真正「專業」的專利業者也是非常重要的。這篇故事還沒結束,只是限於篇幅,還請再等下一篇續完。

 

專利審查

我們台灣的專利審查水準…真的還有提升的空間

 


最近幫客戶檢索分析案件,突然發現有一件非常「玄妙」的台灣發明專利(審查獲准)案。

這件發明是關於一件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的專利,要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原理很簡單,而且已經是國中、高中大家都做過的實驗:陽極氧化、陰極還原,一邊產生氧氣、一邊產生氫氣;氫氣和氧氣的比例是2:1。為什麼?因為一個水分子就是H2O,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以怎樣改變所加的電壓或電流,都沒有辦法改變產出氫氣和氧氣的「比例」。

說完大家都知道的原理,就要談到我們的審查了,發明案都是經過「專業」的審查官審查,所以「理論上」,我們應該相信審查官和智慧局的「專業」,不應該質疑「審查獲准」的發明案件。

神奇地,這件發明專利居然存在一個特殊的「控制單元」,「控制…輸出至該正、負電極板的電壓差,以調變氫氣與氧氣產生的比例…」。請注意,「『調變』氫氣和氧氣產生的『比例』」,這句話顯然是要打臉我國高中的化學老師和化學課本嘛!

問題出現了:我是應該相信「智慧財產局」,還是相信我國中和高中的化學老師?我選擇站在我的老師這一邊,不光是因為教師節到了,更因為如果我相信智慧局,我以往深信不疑的物理化學邏輯會崩潰。

也許這只是一個個案,並不能就此否定整體審查水準,但是,仍然要期待作為主管機關的智慧財產局更仔細對待每一件申請案,才不會讓這種品質不佳的專利申請矇混過關。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好吃便宜又大碗?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

 

這兩天去見一個已經往來過的客戶,討論完新案的技術以後,客戶順口問了一句:「有沒有折扣?」

作為一個業務,應該怎麼回答呢?台海兩岸的人,都是出名的愛殺價。但是,殺價得來的產品(或服務),真的比較便宜嗎?

如果是要買一顆鑽石,消費者最在乎的,應該是鑽石有沒有雜質、色澤如何?還是店家有沒有照定價打九折?如果打九折,但是檔次低一截,同樣是一克拉鑽戒,消費者真的賺到了嗎?

買專利服務,跟買鑽石不一樣的,是消費者對於案件「品質」更難分辨,任何一家事務所都會聲稱自己的專業度最好,但誰說的才是真的?

話題別扯遠,我當場回答客戶說:客戶提出的標的,原本只是針對「工廠生產線」的領域,但在討論過程中,我們主動提出這個產品可以擴及「家用」的領域。由於我們的介入,權利範圍可以大幅擴張,而且最重要地,我們並不隨便告訴客戶不同領域必須分案,而是經過當場研判,兩者可以放在同一件案件中處理。

用大白話來說吧:如果我們黑心一點,告訴客戶可以打八折,但是要分拆成兩件案子,假如一件案子的服務費25,000台幣,每一件打八折,總價就是40,000。但是我們沒有唬籠客戶分案,所以「不打折」的價錢是25,000。算算看,打折真的比較便宜嗎?

這還是最明顯的價格比較,客戶更不容易分辨的是「品質」,這部分更是憑「良心」。所幸,跟我們往來的客戶都知道,只要往來得夠久,我們針對每一件案件的處理與分析,可以不斷提供專業經驗交流,我們的長久客戶往往也都成為專利領域的「專業消費者」。

這是我們的經營策略,當然囉,我們也不是傻子,我們採取這樣的經營理念,也是存有私心的:當我們的客戶統統變成「專業消費者」,就如同「專業美食家」,舌頭都養刁了,其他亂放味精的餐廳就無法滿足他們的味蕾。所以,我們的客戶慢慢都不能適應廉價事務所的品味,這也是我們如何細水長流,跟客戶一同長久成長的理念目標。

愛因斯坦拿不拿得到專利

從「重力波」談 愛因斯坦拿不拿得到專利

 

年前台灣南部的超重量級地震,造成了百人以上死亡的悲劇;最近物理界的超重量級地震,也造成了全球的震撼:經由全球各地的研究團隊投入,以及再三的反覆驗證,證實愛因斯坦當年提出的「重力波」確實存在。

提到愛因斯坦,大家都會聯想到「相對論」,並且直覺地認定他是一位物理界大師。但是,愛因斯坦在求學和研究的起步時期,一點也不順利,先是從德國的學校離開(沒有畢業),十六歲想提早進入瑞士的名校,頭一次是被拒絕。在瑞士補足高中學歷後,大學畢業成績也是五人中的第四名(最後一名則被留級不能畢業)。因為成績不出色,畢業後(西元1900年)並沒有受聘留校,他一方面繼續攻讀博士,另方面只能在瑞士專利局審查專利餬口(西元1902年)。

但是,在沒有教職和充分資源的情況下,愛因斯坦在1905年一口氣發表多篇重量級的論文,其中包括讓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光電效應」,現在廣為大眾知悉的「狹義相對論」等,尤其狹義相對論,幾乎可說是「空想」之下的產物。

即使他後來已經成為著名物理學家,而且他在1915年發表的廣義相對論,已經被英國的愛丁頓經由拍照日蝕時的光束受太陽引力彎折而得到驗證,但瑞典科學院仍然不敢在1921年頒發諾貝爾獎時提及相對論,深怕相對論的理論有所爭議、可能不正確。至於他所提出的「重力波」,則更是等到百年之後,科技和設備都大幅改良之後,才被正式確認。

這種大幅超越當代水準的論文,如果提出申請,理所當然應該要獲得專利囉!

不!答案是不准!

依照我們的專利法第 1 條
為鼓勵、保護、利用發明、新型及設計之創作,以促進產業發展,特制定 本法。

開宗明義地指出,保障發明創作,是要「促進產業發展」,

進一步,在法第22條規定「可供產業上利用之發明,無下列情事之一,得依本法申請取得發明專利…」也就是,單純學術的研究,理論的推導,如果沒有產業上的利用,是不能專利的。

同樣的,大陸專利法也規定:

第一條 爲了保護專利權人的合法權益,鼓勵發明創造,推動發明創造的應用,提高創新能力,促進科學技術進步和經濟社會發展,制定本法。

第二條 本法所稱的發明創造是指發明、實用新型和外觀設計。

發明,是指對産品、方法或者其改進所提出的新的技術方案。

實用新型,是指對産品的形狀、構造或者其結合所提出的適于實用的新的技術方案。

外觀設計,是指對産品的形狀、圖案或者其結合以及色彩與形狀、圖案的結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幷適于工業應用的新設計。

所以,專利,是為提升產業而設計的,如果你的貢獻在提出專利申請時被認為「不屬於專利標的」,別氣餒,說不定是因為你是下一個愛因斯坦。

電磁波中和卡專利

「電磁波中和卡」專利,電磁波能「中和」嗎?別亂掰了!

 

新年快樂!我們剛搬家了!希望舊雨新知以後多光顧!

今天談一件「不特殊」的「特殊案例」,不特殊,是因為唬人的專利年年有;說它特殊,則是因為這件專利居然被我們舉發成立的理由是「不具產業利用性」,熟悉專利的人都知道,被這種理由舉發成立是罕見的!也就是,官方直接打臉,說發明人在唬爛,這個東西不是「不能重複製造」,就是「沒用」!

「電磁波中和卡」?一個聽起來頗為玄妙的詞彙,學過國中理化的人都知道「正電」和「負電」可以「中和」,「酸」和「鹼」可以「中和」,但是「電磁波」可以「中和」?好像沒聽說過吧!

告訴你這個產品有多神奇:簡單講,創作人用一種「可充磁材料」製造卡片,在口袋或皮包裡放上一張「電磁波中和卡」,就可以避免電磁波的侵擾,讓你身邊的電磁波不上身,聽起來有沒有一點耳熟?如果有,那你所遇上的,可能就是這張卡的另一種變形,反正它會用許多不同名字重複地出現,至於效用?請先耐著性子看下去!

當年的新型專利還是要經過「實質審查」的,查閱了這件專利申請的歷程,居然還是做過實驗的,創作人聲稱他找了好幾個人進行實驗,讓這些人在聽電話的時候,以及不聽電話的時候分別敲擊鍵盤,他說:由於聽電話的時候有電磁波影響,造成鍵盤敲擊的力量因此減弱。進一步,聽電話的人只要在口袋或皮包中放上一片這種神奇卡片,電磁波影響就消失了,敲擊鍵盤的力道就回復了!

第一點,什麼叫做「可充磁材料」,創作人舉例說是鐵、鋁、或鍺的粉末。這三種材料裡面,鐵是「順磁性材料」,可以磁化、製成磁鐵,可是鋁和鍺都不具有同樣性質。而且鐵的「磁化」也是受「磁場」所左右,並不是滿天去亂吸收電磁波呀!撰寫專利說明書,很重要的責任就是要讓「熟悉本技術人士」看完就可以理解本案技術,甚至據以實施(這部分也稱為專利的「揭露性」),怎能亂掰一個大家看不懂也找不著定義的「可充磁材料」詞彙糊弄人呢?

第二點,這個實驗明顯沒有考慮「統計學」,他們的實驗好像只有十個人次,也沒提受測者是男女老幼、狀況如何。請問,如果我們現在對某件事進行民調,可是民調的對象僅只有我們公司的不到十位同事,這樣的調查結果能具有怎樣的代表性?一般在進行統計時,基本都要考慮「平均值」(mean value)和「誤差值」(error bar),如果兩個選項的「平均值」不一樣,一大一小,但是差距在「誤差值」的範圍以內,我們稱兩者「不具顯著差異」。這也是為什麼通常民意調查都要詢問上千人次,即使是相當費時費力的藥品測試,也都會追蹤數百個案例,才能得到「具有顯著差異」的結論。單純「敲擊鍵盤力道」這麼簡單的實驗,至少要找數百人,每個人在不同狀態下敲擊幾十次,才能符合基本的統計學吧!

至於最重要的,這件專利違反電磁波理論部分,我們將會在下一篇再繼續討論。

無論如何,這樣的專利仍然在申請後,經過官方審查而獲准;最後是經由我們「舉發」才撤銷專利。所以要提醒大家,不要輕易因為某產品「具有專利」,就認為他們所講的功效都是真實存在的!很多的專利申請,往往會在審查官的不經意之間,或者是因為審查的時間壓力而「不小心」獲准,唯有經過自己的思考與判斷,才不會被拐。再次祝福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不會受騙上當、花錢買爛貨!

永動機可以專利

「 永動機 」可以專利 耶!

 

上回說過日本來的膠原蛋白吹風機以及對應的新型專利,這回談個本土的案例,這回可是關係到科學史上赫赫有名的「永動機」。

什麼叫「永動機」,簡單講,就是一旦開始運轉,不消耗任何能量,能持續運作到「永遠」。或者講得更直白一點,就是「神話」,除非有神仙在背後幫忙,否則不會發生的故事。

別急著轉台,這次的「永動機」當然沒這麼簡單,說起來還挺有意思:發明人宣稱,只要運用他的裝置發電,用發出的電力電解水,蒐集電解水所得到的氫氣,再點燃蒐集到的氫氣,運用氫氣燃燒的熱能推動渦輪機發電,就回到這個故事的開頭,又可以拿來電解水,生生不息,已經連續運轉三天沒有停歇。如何?有沒有一點頭昏?是不是頗有點學問?

但是,有沒有發現,在發明人的這個神奇循環中,沒有任何能量補充?根據基本的熱力學原理,任何能量的「轉換」,都會發生「損耗」,從來不會是百分之百的轉換。可是剛才的循環中,從電能(電解水)→化學能(蒐集氫氣)→熱能(燃燒氫氣推動渦輪機)→電能(渦輪機發電),沒有任何能量補充,卻能自給自足,對!這就是「永動機」!

本著對於「永動機」神話的敬畏(敬而遠之),用最溫和的笑臉迎向發明人,緊迫盯人地一點一點詢問所有細節,查看發明人到底是在哪處稍有疏漏,忘記提到在這個循環當中,某個環節中其實增加了能量進來。經過半小時的反覆盤問,終於認輸放棄–發明人堅稱所有環節已經鉅細靡遺地交代清楚,沒有任何疏漏之處。好吧!這個研究顯然不是凡夫俗子如我所能理解,忍痛拒絕上門客戶,然後跟同事說明,這種推翻現有物理學定律的偉大研究發明,該去申請諾貝爾獎,不是單單申請專利而已!

故事到最後,有一個快樂的結局:在其他比我更專業的人士協助下,發明人順利取得我國的發明專利,也就是,經過智慧財產局的專業審查後,我們國家正式核准了一件「永動機」專利!至於發明人最後有沒有獲得諾貝爾獎,或者有沒有因此賺到錢,我就沒有後續追蹤了!

神奇有專利的膠原蛋白吹風機

神奇有專利的膠原蛋白吹風機?再「吹」嘛!

 

網路上出現一款相當「夯」的產品,聽說連日本都賣到缺貨,功能神奇效果好,還有「獨家專利」(拜託,所有「專利」都是「獨家」,就是要禁止競爭對手製造、販賣、使用…),好不容易進入台灣市場,買到就是賺到…

看到「獨家專利」,忍不住技癢,再多看看,哇!「『膠原蛋白』吹風機」耶!無巧不巧,我們最近正幫人家處理一些「低溫料理」的相關專利案,詳細技術在專利案還沒被官方公開前,恕難進一步解說。總之,我們就是恰好知道「膠原蛋白」的變性溫度,簡單講,魚類的膠原蛋白變性溫度最低,不到攝氏卅度,牛羊類的膠原蛋白是攝氏卅七、八度,人類的膠原蛋白比較耐熱,可以「高」達攝氏四十一度(「百度」一下就知道)。什麼叫「蛋白質『變性』」,只要看看「生蛋白」變成「水煮蛋」就瞭解了。

也就是,如果你愛護頭髮,想用吹風機把神奇的「奈米水」配上「膠原蛋白」的細微顆粒,均勻地吹上你的秀髮,又碰巧,如果你是用「熱風」,吹上你頭髮的膠原蛋白(如果存在的話)早就「煮熟」了,要不要試試看把水煮蛋往頭髮上抹抹看?

此外,就像我們一般喝牛奶可以吸收蛋白質,但要是牛奶放在桌上一個月,你還敢喝嗎?用擺放一個月的牛來拿來洗「牛奶浴」呢?如果你告訴我擺了一個月的牛奶會臭掉,為什麼「膠原蛋白」顆粒就這樣放在已經開啟的盒子裡,置放在吹風機上盡情和空氣接觸交流,也沒有存放在冰箱裡,可以連續使用好幾個月?不擔心會臭了嗎?這樣符合科學嗎?

言歸正傳,說好的「專利」呢?用「膠原蛋白」和「吹風機」兩個關鍵詞查詢,兩個關鍵詞都在「專利名稱」中的台灣專利–答案是沒有!名稱中有「吹風機」,摘要中提到「膠原蛋白」的呢?不讓人失望,有一件,但並不是那些網路上宣傳的日本公司所申請的,而且毫不讓人意外,就是「新型」–那種申請就發證書,沒有經過任何「實質審查」的東西!

吹牛真的不一定犯法,即使違反科學,還是可以「新型」!只是消費者自己要睜大眼睛!

台灣專利申請案

你可以再混久一點–難怪台灣專利申請案持續減少

 

一位客戶的專利被侵害,產品體積不大,是電子元件,每一顆尺寸都是以兩三公釐計算;價格也不高,最好的時候,單價一顆台幣1.5元左右。但是考慮到產量,唔,有些暢銷的規格,一個月可以賣到數十KK,就是接近上億顆,這就讓同業有點眼紅了!

於是,一家十年前替我們客戶代工的廠商,在客戶自行創立生產線後,代工廠商不甘被抽單、起了貪念,你做、我也做,只要有錢賺,誰管專利不專利。

在侵權產品大量入侵下,產品價格大幅下降,單價從當初的人民幣三毛,降到台幣三毛,市場還被仿品所瓜分,客戶損失慘重,於是在民國95年提起專利侵權訴訟。當年還沒有「智慧財產法院」,起訴後兩年,板橋地方法院判出一個超級神奇的判決:「侵權成立,不用賠償」。我們當初可是特地蒐集完整證據的,不但侵權產品全都錄,經過專業鑑定,還拿到被告的海關報單,明明侵權品有數千萬顆從中華民國海關出口耶!

客戶當然不服氣,上訴時,恰逢智慧財產法院成立,上訴案順理成章地進入了「為保障智慧財產權,妥適處理智慧財產案件」而設立的專門法院。既然是要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法院,當然品質會好一點囉,速度也該快一點吧,畢竟「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

同樣經過兩年,二審採用「鋸箭法」(鋸斷透出體外的箭桿,不管插在體內的箭頭),硬生生把十多種涉嫌侵權產品一分為二,沒有任何理由,把一大半的涉嫌侵權品(尤其包括數量最大的)拋諸腦後,棄而不談,單論其中少數部分,判賠十幾萬台幣。

我方當然還是不服氣,再上訴,這下累了!最高法院可是出了名的忙碌法院,由於上訴案件太多,即使不用開庭,單純審理書面資料,也耗了一年才判決。所幸,最高法院接受我方理由,發回更審。

案件回到智慧財產法院進行更一審,開庭數次,經過一年後判決,又多納入計算了一些型號的侵權品,判決賠償金額提高到六十萬,但還是有一部份侵權品就是被無緣無故忽略無視。不服,再次上訴最高法院!

時間過得很快,時序來到民國102年,最高法院又第二次發回更審,這次進入更二審。智慧財產法院更二審的法官非常認真地把所有侵權品一一計算清楚,還經過雙方合議,送第三公正單位計算成本與利潤,最後判出一千四百萬(含二點五倍故意侵害加罰以及利息)台幣的天價。這回輪到對方不服,第三次上訴最高法院。

更二審法官畢竟不是神,留下一些小瑕疵,民國103年,又第三度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別忘了,每次更審都是最高法院在打臉智慧財產法院,認定判決有錯誤,要更審並沒有那麼簡單!連續更審到更三審,在中華民國智慧財產法院成立以來,我們的案件還是排第三件,但是,一件專利訴訟從民國95年一路打到馬上進入105年,還是讓專利權人非常辛苦。

經過專業人士的實證統計,台灣的專利在提起訴訟後,能夠被維持「有效」的不到一半(所幸我們仍然可以保持八成勝率),即使是有效的專利,在訴訟過程中能獲得賠償的比例也不高,尤其賠償金額相當有限,何況像我們的案件,面臨一連串不斷的舉發、訴願、行政訴訟、以及更審,一方面要原告鍥而不捨,另方面還要祈禱被告沒有半路倒閉,才能讓訴訟持續十年以上,從專利期一直打到專利過期,訴訟還沒結束。以上種種,在在讓專利權利的維護顯得費心費力。(大陸上相對應的那一場官司,我們早在西元1998年就已經取得兩百多萬人民幣的賠償並且結案)

這也難怪智慧財產局公告說台灣專利申請案的數目連續兩年下降,衷心地勸告有心要辦專利的申請人,別期待靠「專利訴訟」可以獲得讓人滿意的損害賠償,要打官司將是漫長的對抗,必須依賴良好的準備和精良的武器(紮實的專利),最重要的是要從「市場」上獲得勝利(並不是法庭)。

因此,總括而言,我們的客戶並不是單純損失,畢竟,在訴訟過程當中,藉由不斷的教育訓練,我們客戶的業務人員都已經逐漸體認到我方的技術優勢,並且也有部分在乎智慧財產權的電子大廠,已經開始將對方排除於供應鏈之外,這種打好基礎,藉由訴訟從市場上獲勝的模式,也才是一家企業長治久安的永續經營之道。

 

外國人的商標警告函

外國人的商標警告函 !好可怕呀!

 

上次談到一位台灣銀飾廠商收到的國內商標律師存證函,這回談的可是來自歐美國家的警告信。

早在我們成長的年代,山姆大叔就是一天到晚舉著301法案的大棒子虎視眈眈,隨時要將台灣列入「一般觀察名單」,甚至「特別觀察名單」,逼我們的行政官員和立委豬公(對不起,是「諸」公),把智慧財產權法案依照山姆大叔的指示修正。至於談專利歷史,一定會提到伊莉紗白一世的「壟斷法」,大不列顛光榮的專利篇章,絕對不容忽視。有這樣的歷史教訓,一聽到英國、美國,大家忍不住肅然起敬。

我們的客戶是台灣少數馳名國際的設計團隊,把一件創新產品發表到美國的網路募資平台,不久就收到來自英國的警告信,簡單說:發信人擁有一件超級讚的專利,已經包括所有太陽能電池相關設計,請我們客戶在48小時內簽署授權協議,支付權利金,才有合作的機會,不然請將產品下架。

客戶有點擔心,將信函轉來,依照信函所示,我們先後查詢檢索USPTO及歐洲專利局網站,咦!都沒有來函公司的專利資料耶!稍微說明一下,任何申請案在申請後一年半(18個月),若還沒獲准公告,就會被強制公開,由於一般審查時間會超過一年半,所以我們都稱這種叫「早期公開」。但無論「早期公開」或「核准公告」都沒有資料,這就有點奇怪,唯二的解釋:若非該公司的專利申請還沒到一年半,尚未早期公開也沒獲准;就是根本金光黨,純詐欺。

而且別忘了,「專利申請」根本還沒「權利」,只要不是「核准公告」,就不能擅自主張「我有專利(權)」,所以這種威嚇基本上沒有根據。回覆客戶後,客戶比較安心,決定先不理會。

一天後,新一封警告函又來了!時間限制更緊,要求明天十二點以前回覆。為表示其可信度,還寫了一串數字,說是他們的專利字號。

哇咧!在專利這行從事二十年,至少美、日、大陸、歐洲專利局,這幾個常見的字號總是認得的,這次遇上我不認識的字號了!好吧!我就不信英國人不用英文寫專利,不管他列的字號,我把可能的選項都列入考慮,包括這家公司的技術長姓名,重新查一次USPTO,還是沒有相關的耶!

最後,我只能抱歉地說,完全看不出這家公司有任何可以威脅我們客戶的武器,為替客戶省錢,並不建議輕易向美國法院提出禁制令,只要先向募資平台解釋清楚即可。

經過這次教訓可以發現,即使是外國人,也未必都認得智慧財產權,甚至未必誠實!要做國際生意,就得有國際級的準備,至少要有專業人士在背後支援,才不會平白被唬倒。當然,並不是所有「律師」都懂知識產權,甚至即使掛「專利」招牌的事務所,都未必具有同等級的專業能力,務必慎選。

 

商標警告函來秀下限的嗎

商標警告函 ?來秀下限的嗎?

 

從事智慧財產權這一行,天生就是苦差事:委託案件少,怕公司不賺錢;委託案件多,怕工程師處理不完,客戶抱怨。產業界可以尋求「產業透明度高」,炫耀接單已經接到一季以後,前景展望良好;咱們要是把客戶的委託專利申請或者商標申請壓住三個月,客戶的東西可都是要搶先爭快的,不翻臉才奇怪呢。

再說,產業界接單生產出貨就有進帳,只要自動化生產線運作順暢,即使人員都在睡覺,還是有錢可賺,咱們這一行呀,標準的「勞力密集產業」,沒坐在電腦前「碼字」寫稿,案件可不會自動化產出。以前年輕不覺得,從進入智慧財產權這行,才深切體悟「時間就是金錢」的硬道理。

囉唆半天,重點在,今天完全泡湯了。為什麼?因為早上替賣銀飾的甲客戶處理一件亂發的國內商標警告信,下午則替創意設計的乙客戶處理一件亂發的國際專利警告信。

先講早上的案例吧。甲客戶拿出存證信,對方找律師在信中指控「台端產品侵害我方委託人的XXX(英文字)商標,請於文到七日內下架,並登報道歉…」,看得一頭霧水!

首先,「侵權」總該講清楚權利人是擁有「什麼權利」,信中沒有商標字號,連商標的英文也拼錯,讓我們檢索時找不到,這是誠心來秀下限嗎?其次要問,是「什麼東西」侵權,我方販賣的銀飾產品這麼多,沒有萬件,好歹一個店面總有千件產品吧,是哪樣產品侵權總得說清楚,不然是要我們全部下架,關門別做生意嗎?

好吧!那我們就認真檢索一下「商標權人」,結果發現對方申請的商標主要都是很複雜的花紋圍繞某個特定英文字,我們客戶從來沒在產品上打上這種Logo。客戶還預先做了功課,拿出一張照片,說對方在國外委託生產時,會單獨打上那個英文字(沒有外圍花紋),當然,我們客戶的產品是連那個英文字的烙印也沒有。

簡單說,判斷商標侵權的標準是「異時異地」觀察「是否有混淆誤認之虞」。真有本事,就單獨申請那個英文字當商標試試,看會不會核准(我是很不看好啦)?如果申請時還要加上一大堆複雜花紋來裝模作樣,使用時卻想擴大權利到沒有任何花紋,恐怕不禁讓人懷是誠心混水摸魚來的吧。分析比對完畢,忍不住問客戶,audi 的商標是四環,如果我只有一個圓圈圈,還能算侵權嗎?

最後,應客戶要求,幫忙寫了一封存證信,請對方律師轉達對方當事人:別亂聽一些不專業建議,浪費時間精力,寫些無謂的存證信,甚至打場沒有贏面的訴訟,大家都得浪費律師費,太不值得了(抱歉,實在很火,忍不住挖苦那位無良律師)。

套「赤壁」電影裡曹操殺蔣幹時說的那句話「你蠢,還害我跟你一樣蠢」!景氣不好,錢要省著花,不要自己被亂扒皮,還害我們客戶也得支付律師費陪對方打官司好不好!

專利技術

專利技術 怎能讓你知道?拜託!別唬爛我了!

 

陪太座逛百貨公司,遇到一個攤位,正有業務人員口沫橫飛地展示一個神奇的熨斗。

當了二十年專利人,基於職業病,一眼就盯上攤位上貼的「多國專利」廣告海報。

如果您已經看過我們以往的文章,應該對於「多國專利」這種字眼不陌生,簡單講,常常都是去申請一些國家的「新型專利」(實用新型、實用新案、小專利…稱呼不同,規則大同小異),反正大多不經「實質」審查,輕鬆申請,方便領證,然後就可以四處耀武揚威…

大概是我這種四處亂瞄,找尋專利字號的眼神吸引了業務員的注意,開始過來攀談,要我試試看使用這個「神奇熨斗」,我也忍不住開口,詢問業務員「既然有多國專利,為何沒看到『專利字號』」?業務員很誠懇地回答我,基於業務機密,如果我真的有興趣,可以留下聯絡資料,他得先詢問主管,才能考慮提供給我,「不然,我們機密的技術外洩怎麼辦」?

外行人果然就是外行人!說太多就會穿幫!

幾乎每次出去演講都要說明這個觀念:「專利」這種制度,就是國家政府為了提升本國工業技術水準所提供的一種誘因;為了讓技術領先者心甘情願把自己的獨門絕活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尤其是要讓內行人一看就懂,更明確地說,讓你的對手學會你的技術,所以政府才會賦予二十年(發明)或者十年(新型)的專利(排他)權。

說得更直白點,想拿「專利權」,就要「公開揭露技術」來換。哪有什麼機密不機密的!如果真是機密,根本就「不該」申請專利,而是努力保密,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專利」可言;並且是適用於「營業秘密保護法」,也不歸「專利法」管。

這種用「機密」來保護商機,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可口可樂配方,保密保持了上百年也沒洩漏,比專利期限長多了。

這也提醒我們,不要以為所有的創新都該用「專利」保護,「智慧財產權」領域中,工具有很多,專利,商標,著作權,營業秘密,積體電路保護…而且各國的規矩都不盡相同。最好要多瞭解各種遊戲規則,才能制訂良好的商業戰略,要不然,就要找個「有良心」的專業人士,提供專業建議(就當是毛遂自荐吧),也是不錯的選擇。

(這些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沒有一件是二手傳播!如果你喜歡,可以分享我們的著作,但請標明來源出處)

有專利 誰理你

有專利 ?誰理你 !

 

前次說到遊戲產業的某大公司對於外人的專利提案如此不尊重,你或許會懷疑,是否遊戲產業本來就有某些互相「『借用』概念」的習慣所致?

沒關係,我們來看看傳統產業吧!

某上市金控公司和某上市物流公司,再加上我的某客戶,三者共同討論金流和物流的結合,以及產品送達的驗證,由我的客戶提出了解決方案,並且由我們替我的客戶申請了發明專利。

金流和物流的平台整合成功,報紙上登了一角新聞,金控業者和物流業者共同慶賀,唯獨不見我客戶的身影。沒辦法,誰叫創意不值錢,專利又還沒下來,拿什麼去討權利呢?

專利獲准了,客戶也準備去討公道,然後—-我們就收到了舉發理由,證據遠從海外的報紙新聞,連同實際的POSE機都從海外搬來給智慧局了,N01不夠,再來N02,接連舉發兩次,歷經一兩年,所幸我們都贏了,但已經曠日廢時、事過境遷。

再說說電子業吧,我認識的某採購經理在我面前親口說:「哪家供應商敢在我面前說『我這是專利品,你不能跟別人買』,我立刻找他的競爭對手來『破』他的專利,就不信有破不了的專利」。

要是真讓他說中了,請問世界上那麼多專利官司都是打假的?我們替客戶提起訴訟,在兩岸取得的千萬以上賠償和累積九成的勝率,也都是靠對方律師太蠢才僥倖獲勝?不致於吧!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得提醒任何有心要申請專利的客戶,在台灣、或者在大陸,要賺錢,恐怕還是要產品賣座,單憑擁有專利,打算出售專利或者獲取權利金發財,會有相當高的難度。當然,反過來講,請別以為專利沒有用,一旦產品暢銷賺錢,如果沒有專利來把守後門,就得眼睜睜看人家仿冒,大幅侵削你的市場,那時再後悔當初沒辦專利,可就來不及了。

(這些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沒有一件是二手傳播!如果你喜歡,可以分享我們的著作,但請標明來源出處)

賣專利就吃喝不盡了

這個點子超棒,光 賣專利就吃喝不盡了 !

 

不少人看到一些國際新聞,某通訊大廠經營不善,但光憑出售手頭專利就大賺若干億美元;藍光LED的專利發明人,向原雇主要求分享發明專利的獲利,在日本地院一審判決有權分享上億日圓等等,於是紛紛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豪氣,打算前來辦個「超殺」的專利,也好好賺一票「專利財」。

但是請先別著急,聽我緩緩道來,以我從事專利二十年的經驗,在台灣,就別想這件事了吧!

你或許會奇怪,賣瓜說瓜甜,哪有「專利人」還講洩氣話的道理?

理由很簡單,不講事實、胡亂矇騙,總有一天會穿幫,我們「陽煦智權」從事智慧財產權服務,是賣「信用」,要看長遠,不該炒短線、殺雞取卵。

為什麼說在台灣別想單憑「專利」發財?就以我親眼見過的三個案例說明一下吧:

第一個例子是關於「網路遊戲安全認證」的案例。

某網路遊戲大廠,在我的客戶將「安全認證」相關的發明專利技術電郵提案以後置之不理,完全沒有回覆,但數個月後,該公司就採用了這種方式發行認證卡,還三番兩次對我客戶的專利提「舉發」,甚至邀集同業,同聲一氣地拒絕支付任何權利金。雖然我們努力將多次舉發都擋下,確保專利的有效性,並且對另一侵權廠商提出有力訴訟,在地院(當時還沒成立「智慧財產法院」)獲得和解的賠償,但在法官主導(威嚇)下,賠償金甚低,只有區區三十幾萬台幣。

前述的第一家公司在多個舉發都不成立的情況下,還不斷訴願、再訴願(當時的制度)、行政訴訟…,在侵權訴訟中的蒐證費、鑑定費、律師費,以及行政訴訟中的律師費(還分高等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兩審級),種種開銷不斷累積,我的客戶囿於財力,無法一直支付我們專利和律師的服務費用,終於決定在後續程序中自行處理,以素人對抗對方的專業律師,也因此輸掉了他的專利。

別以為這家網路遊戲大廠就佔了便宜,其實,他們也至少支付了相對的律師費,要是他們把律師費拿來支付「權利金」,我的客戶說不定早就開心走人了。

那你會覺得這家大廠很傻嗎?不是的,這些經營者的邏輯是「此例一開,後患無窮」,寧可把錢讓律師賺,也不願意支付權利金,以免往後還有其他人想找他們要錢。面對這樣的經營者(們),就算你有好點子想要賣給他,你覺得可行嗎?

悲哀地說,別以為這是特例,下回我們接著說其他領域。

(這些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沒有一件是二手傳播!如果你喜歡,可以分享我們的著作,但請標明來源出處)

專利 論文

學術歸學術,商業歸商業

 

回母校中央大學物理研究所演講,跟老師們聊到教師升等時,「一篇專利等於一篇論文」的話題。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對我們專利行業情有獨鍾,提出這個奇怪的政策。

大家都知道,富含維生素和纖維的蔬果對人體有益,具有大量蛋白質的魚肉蛋奶對人健康也有不可或缺的幫助,所以當我們攝取蔬果不夠時,多吃點魚肉蛋奶就可以補足嗎?很顯然地,一碼歸一碼,兩者完全不相干!

同樣地,學術性研發和專利,也是不相干的兩件事:例如迴紋針,簡簡單單鐵絲彎一彎,沒有半點學術價值,但是在夾文件、整理資料時,具有相當大的實際幫助,讓大家都願意花點錢去買一些放在桌上。所以,第一個發明這種東西的人,就適合申請「專利」,但很顯然不適合寫論文。

反之,跟物理有關的「大型強子對撞機」,或者是天文相關的「陣列望遠鏡」,相關實驗研究非常具有學術價值,但是拿來申請專利?別扯了!全世界只有一台或少數幾組的設備裝置,難做得要死,完全沒有暴利可圖,這種沒有重大商業價值的東西,根本沒有人會去抄襲牟利,那還要申請什麼專利保護?

別忘了,擁有專利就是要制止別人仿冒抄襲,而且申請專利、維護專利,無處不花錢,沒有商業價值,最好別申請專利!國家政策該改一改了!單純學術性的研發,發表論文來表彰研究成果就好,別浪費錢申請專利,不值得!

當然,在政府政策修正之前,如果各校教師們有升等的需求,想申請專利,我們還是非常樂意提供協助,畢竟,商業歸商業嘛!

景氣差還辦什麼專利

景氣都這麼差了,還辦什麼專利?

 

最近,跟一位客戶報導,他申請的發明案件收到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被大陸審查員核駁了。

前面說過,發明和新型(大陸叫「實用新型」)最大的差別,就是「新型」像是「沒刮開」的刮刮樂,花錢申請,一定可以領證書,但是能不能中獎還不知道;發明是開過獎的彩券,中獎與否,都經過審查,而且通常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都是不准,必須花時間和資源去答辯,說服審查官(大陸稱「審查員」),證明本案和引證案(大陸稱「對比文件」)存在足夠的差異,而且可以達成某些特殊效果,才能真的獲准。

所以簡單講,新型是申請通常就可以領證書(但不一定算數);申請發明則未必會獲准,一定要千錘百鍊才拿得到證書,拿到就真的算數。

客戶申請發明,接到我們報導,說明我們已經主動去電,跟審查員電話溝通討論,而且「成功克服這次的核駁理由」後,告訴我們:「現在景氣這麼差,拿到專利還不是賠錢?不要了!」

沒錯,景氣不好,拿到專利還是要賠錢賣產品,甚至於賣不出去,「專利」本來就不是賣座的保證。但是,景氣是會「循環」的,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景氣低迷,隨後不就景氣好轉好幾年,才又遇上美國次貸危機,釀成全球金融海嘯。金融海嘯過後,又有幾年好光景,才遇上最近的低迷。「景氣」每隔幾年就會改換風向,「專利」則可以保有近二十年(要扣除審查花費的時間)。二十年的專利期限內,難道就不會遇到景氣好轉?

所以,有些厲害的客戶往往是反向利用景氣不佳努力研發、申請專利,等到景氣好轉,也正好養出一批專利,這時候才能利用專利,排除競爭對手而獨占市場,好好用專利賺錢。

悠遊卡用波多野結衣照片談著作權

悠遊卡用波多野結衣照片談著作權

 

悠遊卡公司用AV知名女優「波多野結衣」作為封面,說實在話,男生看過她A片的恐怕不在少數,說她「形象清新、唯美」?那為何她的A片要被設定為「18禁」?乾脆開放成為「普遍級」或者「保護級」,全家老少一起欣賞不就好了?

不過波多野「清新」與否,不是今天的討論重點。

看到新聞中,有網友明白指出「天使」和「魔鬼」兩個版本的照片,其中穿白色低胸、略有露點嫌疑的「天使版」照片,居然是日本已經發行的A片封面,這就不對了!

為什麼?因為「照片」是屬於「攝影著作」,具有「著作權」。這部分還分成「著作人格權」和「著作財產權」,這張照片雖然是拍攝波多野結衣,但是「著作財產權」未必歸屬於被拍攝者,悠遊卡公司到底有沒有徵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如果沒有,這樣「重製」就會侵害著作財產權。

更有趣的部分,由於攝影者的姓名沒有被標示,或如果原攝影者覺得「形象清新、唯美」並不符合原本拍攝時所構想AV女優的形象,覺得被「不當修改」,還說不定會造成「著作人格權」的問題。

偏執狂的專利人看破風

偏執狂的專利人看「破風」

 

看完「破風」,走出電影院,心中感慨萬千。非常高興「美利達」能取得世界頂尖自行車隊的冠名權,也很高興真的有一位台灣車手進入這支頂尖車隊。更真心希望台灣的自行車廠商能在世界獨占鰲頭,賺取全世界的利潤,擺脫台灣廠商永遠 “me too” 和 “cost down” 的宿命。

但作為一個偏執狂的專利人,回家忍不住就上網檢索起 Giant(巨大機械) 和 Merida(美利達) 這兩家台灣自行車龍頭的自行車專利。初步得到下列數據:

專利分類    台灣發明   台灣專利(發明+新型+設計)    美國發明    歐洲發明(歐美檢索條件是「摘要」中有”bicycle”)

巨大                    57                       223                                      81                  8

美利達                  1                         53                                      12                23

看來互有勝負,但是,讓我們把台灣的龍頭企業跟日本人比較一下,唉…

Shimano                                                                                   1262            1438

基於民族情感,我並不喜歡日本;但是身為專利人,不得不感嘆日本人竟然如此熱衷研發,難怪日本產品的價格就是高於台灣貨。台灣已經是「腳踏車王國」,兩家頂尖的龍頭企業加總,專利數還不及人家的十分之一,其他公司呢?其他的產業呢?台灣的研發真的要加油呀!

一百個一萬,還是一萬個一百

一百個一萬,還是一萬個一百

 

一位老同學(也是客戶)今天要在美國的國際刑事鑑定協會的展場參展,據說該協會恰逢整一百年慶,應該相當熱鬧。

這位同學當年曾經是上市公司的財務長,因為一連串的巧合而自行創業。創業之初是代理日商產品,隨後遭遇瓶頸,他告訴我,當時面臨的抉擇是:到底要朝向代理普及型的產品,提高銷售量而接受低利潤,還是改往小眾市場,自行開發高利潤但數量少的新產品。他自問:要賣一百個每個可以賺一萬的高檔貨而賺一百萬,還是賣一萬個每個一百元的商品而薄利多銷?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純粹是經營策略的選擇。

最終,他選擇小眾市場,經過多年努力,目前不僅和華人神探李昌鈺合作,深入台灣刑警市場、也成功地同時打進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雙方的刑警領域。當然,他們並不以刑事鑑定劃地自限,目前還將產品推向生物醫學檢驗和醫療市場。而且,即使是小眾市場,仍然持續會有競爭對手進入,跑在前面,最大的壓力就是要持續研發,保持領先。

但是,如果我們不希望台灣永遠是低價競爭、彼此殺到見骨的「紅海」,終究要發展出各自的特色。君不見,許多北歐的設計產品根本不是大量生產,德國產品也從不以量取勝,而且越貴還賣得越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唯有自己開拓,才會見到「藍海」。

不愧是老同學,很高興我們在同一個問題上,做出一樣的選擇,也期待我們公司在專利商標等智慧財產權的領域,能成功維持「精品店」的好名聲。

別被新型專利唬弄了

別被「新型」專利唬弄了

 

很巧,最近徵求專利工程師居然連續有兩、三位在智慧局服役的退伍同學前來面試,有的不錯,有的不行。

很簡單一個問題:發明和新型有什麼不同?受試者多半可以清楚說出:「發明要經過『實質審查』,新型只有『形式審查』,但是實質的差異呢?背後的影響呢?

所以,來點直白的說法吧!簡單講,「實質審查」像是考駕照,政府主管機關真的幫你「考試」、「認證」,得到發明專利的專利權人在領取「駕照」後,有權利排除他人的侵害。相對地,新型的「形式審查」像是學生參加畫畫比賽,舉辦單位拿走你的畫作,並不代表已經獲獎;就算領到「專利證書」,最多像是主辦單位發一張收據下來,只表示「收到了」、「申請格式沒有錯」,絲毫沒有「新型專利已經千錘百鍊『過關』了」的意思!

也就是,如果看到第四台或百貨公司的產品上,列出本產品獲准「多國專利」,先別急著拋出崇拜的眼神,務必先瞧瞧這個產品獲得的「多國」專利,到底是哪些國?到底是「發明」還是「新型」?如果都是各國「新型」專利,沒什麼了不起,付錢就有!不信,只要肯付錢,一定讓你拿到是你發明「電燈泡」的多國新型專利(只不過大家都不相信)。

哪些國家有新型專利呢?台灣、大陸、德國、法國、日本、韓國…反正多數國家都有。

又是哪些國家「沒有」新型專利制度呢?最常見的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還有「歐洲專利局」,以及「PCT」。

從另一個方向看,如果你找的事務所只是一昧建議辦理「多國」「新型」專利,從來不肯認真分析利弊得失,要不是他看扁了你的技術,不認為你可以通過「發明」的「實質審查」門檻,就是他早已習慣搜刮客戶的口袋而不想負責任(反正新型專利證書都幫你拿到了,為何要自找麻煩去面對「可能被核駁」的「發明實質審查」)。

既然新型專利會被許多人當作唬弄的工具,又為什麼還要有新型制度呢?我們下回再談吧!

 

我心中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我心中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昨天說完徵人的趣事,今天談談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一般主流的大事務所,最愛的條件就是「學歷」,台、清、交…OK,碩士更佳,若是美日名校,太棒了!當然,前提一定要是理工科系。

但是,「學位」和「科系」真的代表一切嗎?不幸地,台灣訓練出來的乖乖牌、好寶寶,往往不是我所愛用的專利工程師。專利,是要幫客戶把守「後門」,避免熱門產品被人抄襲,或「迴避設計」,分佔市場。換句話說,研發工程師設計出100分的產品或至少90分產品,銷售到市場上。而專利工程師還要想到別人可能仿效你的研究成果,推出70分或80分的產品,但殺到一半價錢來跟你競爭市場、瓜分利潤。

所以,專利工程師不僅要「聽得懂」客戶的專利技術,甚至要「替人想」,如何自己迴避自己的專利,製造大致雷同的抄襲仿冒產品;再把抄襲的路也堵住。反覆攻防推演,才能規劃出「嚴謹」的專利範圍。誰說名校都會訓練乖乖牌「思考」、「推演」、「攻防」來著?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台灣商人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一位新客戶請別所辦理了台海兩岸的新型(實用新型)專利,已經分別領證,目前要辦美國發明,卻始終覺得還有疑問,所以尋求第二種意見(second opinion)。

不幸地,我立即舉出一個明確的現有日常生活用品作為前案(prior art),完全符合客戶的權利範圍,使得這兩件專利完全無效。這代表原先申請的事務所顯然不用功,沒有好好審視自己所撰寫的權利範圍恰不恰當,仗著新型不會有「實質審查」,不會輕易穿幫就隨便寫。客戶雖抱怨我比前一家事務所價格貴不少,最後還是委託我處理美國案,免得辦出沒用的專利。

返回自己公司,把案例跟工程師分享,還不錯,我們工程師立即想到跟我一樣的前案,證明我們小公司的教育訓練是紮實的。國內的專利商標領域,還真有不少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業者。如果台灣商人都只管殺價,完全不管專利品質,就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