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工業設計

什麼是–歐盟的【工業設計】 ?

 

今天,小編想跟大家聊聊 – 歐盟的【工業設計】保護
甚麼叫 『工業設計』–其實就是『外觀設計』

設計註冊的申請案不須採行實體審查,只要作初步的審查即可

 

(一) 甚麼東西可以申請『工業設計』?

  1. 產品的整體或一部分外觀,特別是線條、輪廓、色彩、形狀、紋理、材質或產品的裝飾。
    (以上產品是指任何工業或手工物品,包含組成複合產品的內部零件、包裝、服飾、視覺符號以及印刷用字體)
  2. 由多個可被拆解置換以及重新裝配之組件所構成的產品也可以作為保護標的。
  3. 需要– 新穎性(novelty)和 獨特性(individual character)
  4. 重點是 : 不含電腦程式。

 

(二) 保障期限 :

設計權自申請日起算 5 年,期滿設計權人可申請延展,最長可保護達 25 年。

 

(三) 合併申請

多件設計得合併於單一申請案取得註冊共同體設計權

 

(四) 延緩公告

.為避免共同體設計公告之時,設計權人若還沒有做好產品的生產、上市或行銷等的準備,
而設計權人又不希望自己的設計內容被競爭對手知道,因此設有『延緩公告制度』。
也就是說,在提出申請時,申請人可以同時提出延緩公告。
延緩公告期間自提出申請之日(優先權日)起不得超過 30 個月。

以上的簡易說明,希望能幫助各位了解歐盟的【工業設計】!
若有任何指教or 問題,非常歡迎您的mail 或來電。

 

 

大陸修商標法

大陸修商標法 ,加重懲罰侵害,規範商標蟑螂

 

2019年4月23日大陸修改商標法,遏制惡意搶註冊,加強保護力度。

惡意搶註冊的人,通常沒有真實使用,而且不只針對單一標的,相反地,許多是散彈槍打鳥,先搶下二、三十個可能名稱,也同時申請多個類別,打算綁死原廠。因此,大陸的商標法修訂後,會在審查階段,就考慮使用狀態,核駁非正常申請、未正常使用的態樣(請關注隨後訂定的《关于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的若干规定》)。

進一步,為了嚇阻代理人只管生意、不講良心的隨意幫助商標蟑螂,這次修法還把代理人的責任也列入規範,嚴重違反誠信的代理機構甚至將被停牌。

另外,在商標侵權的懲罰方面,也引進專利法的倍數計算,可以經法院判定賠償侵權損害的一至五倍,賠償上限從人民幣三百萬提高到人民幣五百萬元。

大陸顯然是藉由中美貿易戰的壓力,加速國內對於智慧財產權尊重的速度,一方面獎勵研發、鼓勵創新,另方面修法嚴懲侵權,加重代理機構責任,也嘗試從審查階段開始降低搶註冊的成功機率,相信這個消息對於想去大陸發展的企業,會有足夠的參考價值。(歡迎分享,請註明來源出處)

專利好難懂喔

 

專利 好難懂喔!!!

 

一般想申請專利的發明人會想問到底『發明』跟『新型』有何不同 ?
今天小編想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跟大家分享一下 :

 

(一) 新型 :

要有具體的形狀或結構的改變,EX : 一個透明玻璃杯加上兩個把手。

(1). 優點 : 1.容易取得證書。只要登記,格式對了–就可以領證。
2.官方規費 : 三千元 ( $ 3000)
(2). 缺點 : 1. 保障不確定。簡單來說就是 ~效果隨人講,吹牛成分大( 例如 : 百貨公司銷售人員最常拿出來炫耀的專利證書)
2.重點是 :當有人仿冒抄襲您的商品 : 首先→.要先跟官方申請『技術報告』。.

然後→上法院起訴抄襲者。

(3) 保障期限 : 申請日起算10年

(4) 領證(證書) : 通常半年內通知領證 (可以快速獲准)

 

(二) 發明 :

有形無形都可以申請 EX : 軟體
(1). 優點 :

1.發明專利的效果是比較可信,穩固的。所以如果能拿到證書,代表您的商品是不錯的研發產品。

  1. .重點是 : 當有人仿冒抄襲您的商品 ,您,可以直接上法院起訴抄襲者。

(2). 缺點 :

1.因審查員要花比較多的時間去審閱,所以不容易取得證書。

2.由於發明專利需要經過『實質審查』,所以未必會取得證書。

3.官方規費 : 一萬零五百 ($ 10500)

(3) 保障期限 : 申請日起算20年

(4) 領證(證書) : 通常半年 ~ 一年半審查意見通知回覆 (不一定獲准)

 

以上的整理,相信大家對專利有了更清楚的了解! (◑‿◐)
如果您有不錯的研發或產品,但,還是不知該申請麼類型 ??? (°ヘ°)
沒關係,我們團隊,陽煦智權,可以為您分析,解惑喔 ~
若有任何問題,非常歡迎您來電,或mail ! 。^‿^。

申請專利甚麼時候才能出貨

 

我們申請專利,要甚麼時候才能出貨???

 

最近有客戶問我們這個問題。

說實話,專利申請歸申請,都是文書作業;出貨歸出貨,談的是具體產品,原本是兩件不相干的事情。但是,因為專利申請有所謂「新穎性」的要求,讓「產品的公開展示或者販售」阻擋了「取得專利的機會」,造成「公開展示、販售前必須先申請專利」這樣的概念。

其實,更精準地說,客戶的疑問可以被分為兩方面:

 

  • 我們出貨,會不會妨礙申請專利?

針對第一個問題,各國都有不同規定,台灣已經在民國105年修法,對於已經出貨這一類的「公開」,放寬「寬限期」到一年(設計案只有六個月)。發明人即使已經公開販售或者展示產品,只要在一年之內提出專利申請,都不會因為自己的展示或者銷售,喪失申請專利的「新穎性」,這個規定跟美國的標準相同。但是,在這個問題上,大陸仍然是採取較嚴格的標準,除非是參加世界博覽會等級的展覽、全國性學術會議、或者被別人洩露(非出於本意),才能有「六個月」的優惠期。

換句話說,以臺海兩岸的商業往來密切程度考量,除非確定產品不進大陸,不需要大陸專利保護,不然,還是依照較嚴格的規範,確認「專利已經申請再展示或出貨」比較安全。

 

  • 萬一出貨被別人仿冒抄襲,能不能告人家?

這個問題比較麻煩,不但「提出專利申請」跟「取得專利權保護」不一樣,如果是新型專利,即使「已經領到專利證書」,都不代表「獲得法律保障」。

先談「發明」,發明案的審查速度各國不一,台灣近年來已經加速到一年內幾乎都能拿到「審查意見通知」,但是買彩卷沒有包中的,考試不一定會及格,如果審查結果是不准,也只能進行申復(答辯)或者再審查,期待能翻案。

真正的「專利權」是從「收到核准通知」而且「繳費領證書」,再過一個月左右,官方真正「核准公告」的那一天,才開始真正擁有專利權。

不同的國家,處理速度各異,美國平均是一年多,大陸是從早期公開(18個月)後再半年到一年,印度甚至於可以拖上五年沒下文,但是,任何國家的專利權,都是從「核准公告」的那一天開始。

接下來,新型專利又是怎麼回事呢?由於新型專利並不是各國都有的制度,像是美國、英國等國都沒有新型制度,相對地,德國、法國、南韓、日本、大陸、台灣都有相類似的新型制度,但通常偏向「形式審查」,說穿了,就像是付錢登記註冊,官方幾乎沒有真正審查、也沒有背書過,即使領到專利證書,也並沒有真正「立即可以告人的權利」,一旦要告別人仿冒侵害,還得經過一次真正的審查,向官方申請「技術報告」(台灣)、「專利權評價報告」(大陸)、「技術評價書」(日本),也造成專利權的不確定。因此,非不得已,我們不會建議客戶隨便申請新型專利。

總之,基於保護客戶的角度,我們還是建議大家「已經提出專利申請以後才公開展示或販售」;另方面,取得穩固的「專利權」以後才可以告人侵害。

 

想辦AI相關專利嗎

 

想辦AI相關專利嗎???

 

才聽說歐洲專利局(Part G, Chap. 2, 3.3.1)和日本特許廳已經推出「AI人工智慧」相關專利的審查指南,最近就接到兩三起發明人的詢問,想要辦理AI人工智慧相關發明申請。

很好,新領域不斷出現,逼迫專利法和專利實務不斷更新,就是我們這個行業的特色。如果不是持續有新挑戰和新技術可以學習、探討,生活該是多麼無趣?

不幸地,每位發明人提供給我的資訊,都是說人工學習是個「黑箱」,例如輸入許許多多歌曲,電腦經過人工學習就學會自己作曲;不斷教電腦看醫療檢驗的檢驗圖形,電腦就學會分辨和判讀。說得更淺顯,電腦就像魔術師,在不斷輸入數據資料以後,突然有一天開竅,就從高帽子裡掏出一隻兔子,至於「為什麼」、「判斷標準是甚麼」,發明人都兩手一攤「不知道」!

問題出在我們撰寫專利申請,一定要有「申請專利範圍」(大陸稱為「權利要求」),而且撰寫的「標的」有一定的規範,不是「裝置」(某種東西)、就是「方法」。「裝置項」的結構,必須得是一些「元件」或「部件」(化學成分不在本文討論範圍)的組合;「方法項」則是一些「步驟」的組合。
每一個發明人都說,電腦沒有經過甚麼特殊修改,就是採用原本的硬體架構,只不過依照某些程式,教它人工學習。太好了!依照「刪除法」的思考邏輯,原本就只有「方法項」跟「裝置項」兩個選擇,再排除「裝置項」之後,多簡單哪,毫無懸念,不就只剩下「方法項」一個解答嘛!

麻煩來了,正如同上面分析,「方法項」是「步驟」的組合,通常我們會要求發明人給我們「流程圖」,後一個步驟銜接前一個步驟,一步一步從開頭到結束。這幾回都踢到鐵板,因為發明人所提供的步驟也太棒棒了吧:

步驟一,輸入大量資料;

步驟二,某一天,兔子變出來了!

這種步驟的組合能拿到發明專利,我們大概也別混了!

隨後,就淪入無限迴圈,發明人不斷遊說我們說這種應用的產出(處理)量大、處理神速、品質良好…我們則極力解說「功效」不是撰寫的重心,一定要有實質的「結構」或者「步驟」,才能「劃界」寫出申請專利範圍,雙方各說各話、全無交集,直到大家都累癱,發明人森77地離開。

所以,無論各位發明人擁有一位多麼乖巧、聰明伶俐的電腦寶寶,如果您要申請相關人工智慧或者機器學習的專利,除了要有「跟我們攜手勇闖天關」的心理準備(就是「花錢花力氣摸石頭過河」的意思),還務必要想一想,或者猜一猜,到底「哪些參數、資料」是電腦在讀取、取樣過程中的重點,而且試試看能不能找出某些集合(無論是「定義域」還是「值域」)作為本發明的特徵,以及跟現有技術區別的依據、分界。總之,給我們的資料愈具體而且合乎邏輯,我們才能據以嘗試撰寫和申請,努力在建立實務案例的過程當中略盡棉薄;也同時提高申請過程中的獲准機率。

 

註冊商標有甚麼用

註冊商標有甚麼用?

 

「商標」就是要表彰商品/服務的「來源出處」,代表品牌、商譽,同樣的球鞋、同樣的電腦,加上一個勾勾或者掛上咬一口的蘋果,突然就變得更貴。就是因為「商標」區別了這些廠商和其他人的商品或服務,建立企業品牌形象和消費者信心、甚至消費者藉此表彰自己的「品味」和驕傲;另方面,申請註冊商標取得商標專用權後,也可以受各國法律的保護。

 

有了專屬的商標,消費者可以很容易認出這個產品或服務,就像前一陣子的「頂新集團」,消費者透過商標,可以立即將這個集團產品的品牌形象打入谷底,從抵制他們的偽劣油品,一路擴張到聯手抵制同一集團的牛奶跟泡麵等其他商品,證明「商標」既可載舟、也可覆舟。

 

商標法的立法目的,既然是為了保障願意付出心力的商家和消費者權益,維護市場公平競爭,促進工商企業正常發展;因此,只要「不具識別性」或「同類別」存在有「近似」商標就無法取得商標權,才能避免有混淆誤認之虞。這裡所謂的混淆誤認「之虞」,就代表商標即使「不相同」,只要「夠像」就可能不准。尤其商標申請一旦提出後,就不能再修改(只有重提新申請)。因此在設計時,最好是具有明確的識別性、獨特性及象徵性,並與企業識別一致(例如: 一顆被咬一口的蘋果、黃色 M 字金拱門、 LV  LOUIS VUITTON等)。

 

最後提醒大家,商標設計好之後最好先經過預先查詢檢索,以盡量避免與在先申請的或已註冊的商標構成近似商標,才不會浪費時間金錢,尤其是別在費力打開知名度後,重新改頭換面、白費功夫。

專利審查

 

專利審查 官大人,可以不要在雞蛋裡挑骨頭嗎?

 

新型專利,基本上是不進行「實質審查」,只有「形式審查」。什麼叫做「形式審查」,從專業人士的角度來說,簡直就是「不審查」的意思,掛個「形式」之名,當然就只要審查基本的格式和錯別字。

或許會有人問:如果不審查就發證書,那這種專利有什麼用?

簡單說,唬人用的。十件新型專利,至少有六、七件是沒有可專利性的假貨。反正消費者不懂,隨便拿張證書晃一晃,有些人還特別把專利證書縮小彩色影印,讓別人連想看都看不清楚,充分說明專利權人心虛的程度。

有沒有真貨?當然還是有啦!

既然沒有公信力,這些真貨為什麼還要申請新型呢?因為快!

請問,如果一個產品馬上要問世,可能會大賣,夯到不行。

可是,抄襲的仿冒品也會在未來兩個月內跟上,而專利申請、審查、申復,一來一往常常要要花上兩年,在這兩年裡,你的產品飽受仿冒品打擊,價格被壓低,市場被瓜分,有苦難言,發明專利申請偏偏還在慢慢跑流程,沒有權利,就不能訴訟,只能眼睜睜啞巴吃黃連,打落牙和血吞,你受得了嗎?

兩年後,發明專利終於拿到手,市場也開始冷卻,剩下被仿冒品搞爛的攤子還給你,甘願嗎?

所以,許多客戶在申請發明專利的同時,也一併申請一件新型專利;或者自評產品的市場性短暫,並不屬於長銷型產品時,乾脆只申請一件新型,免得發明專利緩不濟急。只要是「形狀結構」的改變,其實就已經符合申請新型的資格。

背景說明完了,這次的案例蠻離譜的:客戶的新型專利申請案,竟然收到審查意見通知。說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就是審查官認為遣詞用字不正確,要修正。

怎樣不正確呢?問題也就是出在一個怪詞「近接光源」。「近接光源」是什麼東西,說穿了,一個離「被照物」很接近的光源,很難懂嗎?反正不管好不好懂,真正看專利範圍,是要「得到說明書支持」。就是說,如果我在申請專利範圍裡面寫出一個大家看不懂的詞,像是「轉子(rotor)」、「定子(stator)」、「間隔器(spacer)」,讀者就應該從這份說明書裡找資料,理解原來前兩者是馬達用的零件,一個會轉動,一個位置固定;間隔器則通常是土木建築中,用來把鋼筋跟模版隔離的裝置。

其實,只要說明書裡寫清楚,即使權利範圍中沒有完整敘述所有前因後果也無妨。否則,權利範圍豈不是被限制到如同說明書的實施例,還怎麼主張權利呢?

回到「近接光源」,既然審查官對此有意見,我們也不是誠心要當刁民,就妥協一下吧!我們修正總可以吧!改成「光源」好嗎?夠平易近人了吧!讀者小姐先生,還有人不認識「光源」這個詞的嗎?

什麼?還不行?審查官又發文說:光源非物,故非具有特定結構、形態,而須於”光源”一詞之後冠以裝置、模組等方以體現其具有結構。

天哪!這是哪一國的天書,我怎麼一個字也不能理解?忍不住滿頭問號和心頭火起,抓起電話就去找審查官「溝通」。審查官很客氣地告訴我,「光源」不是個「東西」。哇哩咧!「光源不是東西」?

我馬上抓著話筒找谷歌大神,最好是!光是台灣的專利資料庫,同樣是新型專利就有一千多件是名稱裡有「光源」字樣的,去掉「光源裝置」、「光源模組」、「光源組件」、「光源單元」,還有八、九百件。

跟審查官抗議完,交給同事處理,又從大陸和日本官網上查出幾十件申請標題中,直接有「XX光源」的實用新型和實用新案,可見在許多國,「光源」這個詞都是可以被認定是「形狀結構改變」。審查官呀審查官,你們可不可以稍微用功一點,就算是被人家分去審新型,不說話也沒人當你是啞巴!不要沒事找事做,我雖然很感謝你幫我多賺一筆申復服務費,但是跟客戶不好交代啦!還好是國內客戶,不然,豈不是丟臉丟到國外去?

專利侵權賠償

專利侵權 品網路流竄,害我的專利品降價求售,就不用 賠償 嗎?

論「智慧財產法院」審理的第一件「要約侵權要賠償」判決

跟同樣是理工背景的同學聊專利,同學抱怨:你們就不能白話一點,一定要把法律搞得這麼難懂嗎?

冤枉呀!大人!法律不是我們在訂立,誰讓台灣的法律人愛賣弄專業,偏好把文字寫得晦暗艱澀、還喜歡玩些「負負得正」的邏輯,讓人難以理解(不信,你上「裁判書查詢」網站檢索「非無理由」這種詞試試,看會跳出多少筆) 。

話題不扯遠,同學要問的是專利保障,這個簡單,依照專利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專利權人,專有排除他人未經其同意…製造、為販賣之要約、販賣、使用或為上述目的而進口…」。

問題來了,什麼叫「販賣之要約」?而且這種侵害怎麼賠償?

「販賣之要約」

簡單講,就是我開個價錢,告訴你我可以賣什麼商品,你願意出錢買,我就製造交貨。麻煩在於,民法第二百一十六條明明白白規定:「損害賠償,除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外,應以『填補債權人所受損害』及所失利益為限」。白話一點講,「要約」既然還沒成交(成交以後就是「販賣」侵權,不是「要約」侵權),「損害」就還沒有發生呀!

做生意的人都曉得算盤不是這樣打的:如果沒有侵權品出現,我的專利品定價一定可以高一點,侵權品跑出來打亂市場,害我降價求售,怎麼會「沒有損害」?

不幸地,這種降價在法律人的眼中,不是這樣解釋的,法律人會告訴你,降價與否,是專利權人自己的「選擇」,理由可能有千百種,不能「必然」歸咎於侵權品出現,更簡單地說,這種無形的損害超難計算,你專利權人最好自己認栽,別亂來攪亂一池春水,為難法院,懂嗎?

所幸,不是所有法官都一個樣,我們也很榮幸,能在智慧財產法院成立以來,取得台灣第一件「要約侵權要賠償」的里程碑判決(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民專訴字第66號判決,以及對造上訴後,智慧財產法院98民專上易字第25號判決確定)。

案情很簡單,我們的客戶曾經委外代工,後來自己設立生產線,收回自製,代工廠心有未甘,大量生產侵權品販售,被我們在兩岸分別起訴,也都多次判決侵權成立,但是代工廠仍不死心,除了原本分別「接單」和「生產製造」的兩家公司,還成立第三家公司在網路上販售(要約侵害),然後在民事訴訟中不斷上訴,也不斷對我們的專利提「舉發」、以及對我們在大陸地區的專利提「無效」,窮盡一切努力地繼續侵害。

從此,「為販賣之要約」已經不再是「不必賠償」的代名詞。所以也提醒大家,不要以為在網路上販賣侵害專利權的產品,即使沒有成交,被抓侵害也未必可以道歉了事,還是要負擔賠償責任的。

中國專利審查指南

 

軟體專利的新走向: 中國專利審查指南 修改

 

修正後的審查指南已經在4月正式上路了;不過,整個準備工作早自2015年便已啟動「對商業模式、互聯網、電子商務、大資料等領域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制度、授權後專利文件修改等方面進行了深入研究」。整體而言,雖然尚待觀察制度相應的變遷,此次修改對軟體申請專利無疑採取更開放的態度。

 

首先,修改國家知識產權局(SIPO)回應中國專利法第25條第1款第(二)項,解釋到「涉及商業模式的權利要求,如果既包含商務邏輯和方法的內容,又包含技術特徵,則不應當依據專利法第二十五條排除其獲得專利權的可能性(指南2-5)。」此舉防止審查對軟體一體套用因單純智力活動而不可專利的理由。

 

中國專利法 第25條 第1款第(二)項 「對智力活動的規則和方法不授予專利權。」長久以來電腦軟體是否能夠以專利保護都是專利實務上的熱門議題。然而,今日各國專利法對電腦軟體的主旋律表現的相對否定。太平洋彼端的美國則在Alice之後大致認定軟體若單純只是「抽象概念(Abstract Idea)」沒有可專利性。

 

確實,過去的法規中雖然沒有明確排除電腦軟體申請專利的可能性,但卻像是職場上實質存在的玻璃天花板一樣,使電腦軟體要獲得專利保護相對十分困難。

 

除此之外,此次修改也區分了「計算器程式本身」以及「涉及計算器程式的發明」;藉此強調「涉及計算器程式的發明」並非計算器程式本身僅是一種智力活動。換言之,如果商務邏輯和方法又包含技術特徵,則可能成為「涉及計算器程式的發明」並取得專利。

 

對於不熟悉專利的人,上面這段話聽起來彷彿像是繞口令;但對於熟悉專利的人士,上述的「區別」雖然並不是一條絕對清楚的界線,但無疑是替軟體相關專利開啟了一個可以嘗試的方向。

 

同時,本次修改也允許權利範圍中「所述組成部分不僅可以包括硬體,還可以包括程式」,這是「為了引導申請人直接明確地描述其發明創造中涉及的程式流程方面的改進」;也就意圖更方便申請人描述其「涉及計算器程式的發明」。

 

無獨有偶,今年稍早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也針對電腦軟體的可專利性做了修改。同時,新裁定的美國判決如Enfish讓人淺嚐電腦軟體申請專利的希望。雖然時至今日可謂各國的天秤仍在風中擺動,但風向的確朝向更開放的趨勢。

 

綜上所述,對專利實務以及電腦軟體從業人員而言,目前的發展是充滿希望的,惟操作上仍待我們持續關注。

 

詳見:http://www.sipo.gov.cn/zcfg/zcjd/201703/t20170306_1308646.html

 

專利工程師 蔣大展

歐洲專利保護

歐洲專利保護 將擴張至東南亞市場

雖然並非最新的消息,但身為智慧財產的專業,我們必須向各位報告這個發展。兩個月前,2017年1月23日,歐洲專利局(European Patent Office)發出了一則新聞稿。現在,發明人們又多了一個申請歐洲專利的理由。

歐洲專利局與柬埔寨簽署,在經過申請人的請求下將歐洲專利局申請與核准專利的有效性擴展至柬埔寨境內,我們相信這對計畫進入歐洲或東南亞布局的人來說都是一項好消息。此法案會在本年(2017)的7月1日生效成為正式柬埔寨法。

最近十年以來,除了2009年的經濟危機,東南亞國家的經濟表現有目共睹。其中,柬埔寨相較其他鄰邦的表現又更引人注目。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除2009年外,柬埔寨每年皆保持有7%的GDP成長率。

不過,柬埔寨沒有打算停止成長的意思。藉由簽署成為第一個承認歐盟專利權的亞洲國家,柬埔寨意在吸引來自歐盟市場的外國投資。經由降低獲得柬埔寨市場專利權的成本,渴望能提高外國投資人進入柬埔寨的意願。然而另一方面,透露出的是歐洲專利局的野心。

柬埔寨的智慧財產與許多發展中國家一樣,並沒有長遠的發展史。有趣地,柬埔寨的第一個專利是透過雙邊智慧財產合作由新加坡智慧財產局於2015年3月4號核發的。柬埔寨(MIH)與新加坡(IPOS)於2015年1月2日簽屬相互承認專利與工業設計的備忘錄。

此舉被視為是東南亞區域經濟合作的推力,卻也是新加坡成為IP Hub of Asia計畫的一部份。而在遙遠的歐洲大陸,歐洲專利局欲踏出 「歐洲」 的野心也已不是第一天。除了柬埔寨,歐洲專利局以經先後與摩洛哥、摩爾多瓦與突尼西亞簽署有效性協議(Validation Agreement)。

歐洲專利局長Benoît Battistelli特別在對與柬協議講到:「他(有效性協議)將(歐洲專利)吸引力擴展到歐洲與歐洲相鄰的市場以外。」

而我們申請人來說最有吸引力的或許還是歐洲專利局中的這個數字「未來歐洲專利權人只需透過一次申請便最多可在43個歐洲與非歐洲國家受到保護,且保護的市場範圍涵蓋6億5千萬人。」

我國政府從2015年開始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而隨著國家經濟發展政策的步伐,本公司有責任為各位了解並在保護好客戶在東南亞市場中的新興機會。

 

專利工程師 蔣大展 2017-03-13

專利的好時代、壞時代

 

專利的好時代、壞時代

 

迪更斯在「雙城記」開篇就寫:「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2016年,巨大的情事變化如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等為整體環境帶來了震盪。許多人都在觀望震盪帶來了什麼影響。專利政策與發展引起我們觀望的興趣自然不在話下,尤其是對於台灣關係最密切的兩大市場,大陸以及美國。

川普代表的共和黨在許多議題都引起爭辯,只是專利相關的事項並不在川普行政清單的優先位置。不過,還是有些值得觀察的現象,譬如川普身邊圍繞著有智慧財產背景而反對歐巴馬專利改革立場的副總統Pence等人。不過今天暫且讓我們將注意力放在海峽的另外一岸。

大陸科技部長李萌最近發布的一個的好消息是大陸「2016年全國技術契約成交額同比增長15.97%,達到11407億元,首次突破1萬億大關(文)」。但是,這會帶代表什麼意思?申請專利用來保護研發成果已是陳腔濫調,不過「擁有專利」與「能藉專利賺錢」之間真的存在距離。

首先讓我們看個故事,科技大廠思科(Cisco)對Arista提出專利訴訟引來VirtualizedGeek.com顧問Keith Townsend的評論「經過六年的訴訟,這一切對整個產業帶來了不好的攪擾(原文:After six years of EOS, it disrupts the industry in a non-positive way)。」

一位前思科工程師Kanat Iliasov則稱「沒有人會在這當中獲得好處(原文:No one will benefit from this.)」。事實是,專利往往在訴訟中付出龐大的訴訟費用,卻不一定能得到對應的報酬。如故事中的案件,最後竟導致兩敗俱傷的場面,甚至創新產品無法上市,專利究竟對誰有益?

場景回到大陸,科技部的訊息多少透露著對岸社會正在營造「讓智慧財產自由流通」的氛圍。在市場上自由流通的專利不但眾所皆知有助於產業發展,更代表研發者的負擔正在減少。舉例來說,在這樣的環境中,研發者開始不必再要苦等產品生產並且銷售,甚至是在主動提出訴訟之後才能見到一路難產的專利果實,而是在獲得專利後就能透過授權、買賣的方式讓研發成果兌現。

大陸科技部的報告是在2月21日發表的,而這份調查反應的是大陸的科技部在推動的「科學技術轉移轉化工作」成果。

所謂科學技術轉移轉化工作是依「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規範。我們從經濟參考報的提問再一窺究竟,李萌就發問進一步指出「我們(中國科技部)希望更多採取市場定價和評價科研成果的辦法,更多地由技術擁有方委托社會第三方中介或者是應用方來評價成果。」

近幾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大陸在專利的申請數量上有大幅成長,許多公司透過提高申請專利數量成為高新技術企業以獲得國家給予的優惠,也因此,大陸的專利一直擺脫不掉有量無質的懷疑。

當然,並不是說科學技術轉移轉化,就可以讓包括專利品質在內的其他問題消失,相反地,本文要突顯的是大陸在「專利的果實」與「市場價值」趨同的趨勢下,我們更應該專注於在大陸建立高品質的專利保護,才能確保專利無論是在自行製造產品、或者從授權取得權利金,都可以獲得良好的回報,而這也是我們公司一直致力的目標。

中國大陸的政策走向、表態以及反應出的客觀統計數據正告訴我們,對於「投資專利權」藉以保護研發成果在大陸的潛在市場,不確定的因素相較過去已經減少;確實,未來的發展還是難以預測,但若要有幸恭逢其盛,還要作好準備,最終,當浪潮來襲時,只有平日繩子繫得穩,才能讓船藉著浪頭航向更廣闊的世界。

 

蔣大展 2017-2-23

兩岸專利

 

兩岸專利不為自己,是讓台灣找到高價值方向

 

能夠替自己的客戶拿到大陸發明專利,讓一個精緻設計的產品得到保護,是我們應盡的責任。當然,在過程中的適當爭取,也是能力的展現。

凡是申請過十件以上台灣和大陸發明專利的人都會領會得到,大陸發明專利的審查過程,比台灣專利的審查更為「嚴謹」,沒看錯!大陸的專利申請案太多,正式任用的審查員不夠,所以大量「約聘」。 繼續閱讀 →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翻看普吉島的旅遊資訊,看到老虎王國的介紹。

他們告訴遊客,為何他們的老虎如此溫順,就是因為從小跟飼養人員一起,早就習慣跟人相處,所以抱牠或拍牠,都不會讓老虎驚嚇或輕易發怒。

也就是說,如果從小當貓養,你就會得到一隻看似老虎的身軀,裡面住著貓的靈魂,不時來找人撒嬌一番;相反地,如果想養出一隻真正凶悍的老虎,絕對不能當作寵物一樣地對待。

專利也是如此,如果要讓專利夠凶悍,可以保護自己開拓的市場不容他人侵犯,就千萬要從基礎著手,讓專利不是「寵物」等級,才能具有足夠的嚇阻力。看看蘋果的專利,替他們撰寫的工程師往往需要讀取數百件相關技術資料,才能千錘百鍊打造出具有紮實基礎且具有殺傷力的專利武器。這種專利會憑空而來嗎?是廉價而不花成本的嗎?當然不可能!但是這種老虎才會是真老虎。

我們台灣人最擅長殺價,請不要忘記,如果你想得到的只是廉價而聽話的寵物,你所擁有的專利就會徒有老虎的外形,但像家貓一樣圍繞在人的腳邊撒嬌,絕對不會有老虎的靈魂和威猛。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談了兩天,還沒提出「具體標準」,衡量誰適合擔任我們心目中理想的專利工程師。

其實不瞞你說,我是在徵人,客觀標準如下:

第一、好奇心。(就是害死貓的罪魁禍首)台灣教育,最喜歡乖乖牌,討厭想法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孩。但是,如果大家想法都一致,哪裡會有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呢?岔題了,我們是談專利工程師,不是大發明家或大科學家。但是,如果只能專心學一門學問,稍微接觸新領域就倍感壓力,怎能為不同領域的客戶提供良好的服務?

第二、邏輯清楚。能夠清楚理解客戶的技術內容之後,不能只是單純擔任錄音機,把客戶的話原文照錄;還要能舉一反三,才能替客戶構思「如何迴避設計」,「如何防堵別人迴避設計」,達成堵住後門漏洞的作用。

第三、文筆通順。不解釋了,我們一天到晚在玩文字遊戲,文筆不行,老闆得兼任國語正音班和作文班主任。

或許大家會很疑惑,難道不需要限制「理工科系背景」嗎?對於大事務所,為了管理方便,限制背景有其必要性。但是別忘了,我們本來就是「精品店」,誰說要遵循大事務所的遊戲規則?我們曾經訓練的工程師,有法律系、企管系、土木系、機械系、電機系、光電所、化工系…,令人驚訝地,最令我難忘的,則是一位拿過書卷獎的「歷史所」碩士,沒看錯,就是「歷史所」。誇張吧?難道他可以理解電路學嗎?他懂測試機台的結構嗎?軟體專利也行嗎?

放心!誰是天生從娘胎裡就懂得所有學問來著?大部分的知識都是只要有「好奇心」、「理解力」,多花一點時間就可以學會的!何況我們又不是要做研發,我們只是要把別人的研發成果形諸文字而已,只需要理解到八成就夠了!

那他一定是我們的王牌囉?不幸地,他的人生目標是「修行」,斟酌文字、檢視證據、跟審查官書面辯論,這類衝突大大違反他的天性,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經過花東鐵路,不妨替我們看一眼,替你驗票或管制進出站的台鐵員工,可能就是當年我心目中的明日之星,祝福他修行順利。同樣地,如果你的身邊有正在尋覓工作的年輕人,符合我們的條件,也請趕緊告知我們,我們才不在乎他的背景科系!(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分享,只要標示出處即可)

徵人還要看臉色

徵人還要看臉色

 

畢業季到了,想徵新人來擔任專利工程師。

一般事務所都是希望名號響亮的學校,理工科系,高學歷。但是對於我們這種非主流的智慧財產權精品店而言,當然有不同的評價標準。所以,很開心地,每一位面試者都會遇上「空間關係遊戲」。舉例而言,像是「小紅車」(Rush Hour Game)一類的遊戲。

可別小看這些遊戲,難度最高的題目,一般大人可以花上十幾二十分鐘解決就不錯了;空間關係不好的人,一個小時也解不開。不刁難,我們只挑選簡單、中級、高級的題目,撇開困難等級,讓受試者在壓力狀態下解題,看看新人「空間概念」是否良好,才能從三向視圖就充分理解客戶委託的產品結構。

這回「踢到鐵板」了!當我們發現一位受試者的「空間關係」實在太差,「謝謝!再聯絡」後,竟然得到「你們簡直在浪費我時間」的回應。唉!所幸他的「空間關係」不及格,要不然,我們還不會發現他的「人際關係」也不及格呢!

 

大陸的發明專利審查

大陸的發明專利審查

 

通常可以從審查意見通知裡看出端倪

如果不打算准,會直接勾選「沒有可被授權的實質性內容」,讓申請人早早死心。

很高興,今天經過十幾分鐘的電話會談,救回一件「沒有可被授權的實質性內容」的申請案。

審查員初步同意我方進行修改的方向,當然還是慣例地說:「我還會進行後續檢索……」

反正,大體上已經說服了審查員,應該是替客戶起死回生了一件發明專利。

奇怪的訴訟經歷

 

奇怪的訴訟經歷

 

行政訴訟進行中:

“承審法官詢問我方律師「你們專利的彈片是不是包括電路板」?”

「彈片包括電路板」?

那CPU是不是包括電腦主機?

引擎是不是包括汽車?

台北市是不是包括台灣?

為什麼智慧財產法院的法官在審專利案件以前,不能讀一讀專利說明書,稍微瞭解一下技術內容呢?

我們在說明書裡講得很清楚耶!

我們將自身定位在精品店

我們將自身定位在「 精品店 」

 

幾經思索,還好,在智慧財產的領域,電商還不會立即具有優勢:

畢竟,許多專利技術都是獨一無二的;如何在特定的技術範圍內,將「權利範圍」擴張到「合理範圍的最大」,又是專利人的專業,既然從技術發想到權利撰寫都是量身打造,電商所能損害的,恐怕還是不講求品質、殺價競爭、只求快不求好的事務所。既然我們將自身定位在「精品店」,應該還沒受到潮流威脅。

專利訴訟戰績

專利訴訟戰績 24:1

 

新規劃公司網頁,把早已過期的資訊順道更新。

仔細計算一下,兩岸的專利訴訟戰績,居然悄悄由8:0進步到24:1。

除了一件讓客戶支付少量和解金終止戰局外,其餘維權案件都成功獲得賠償,而被告侵權案件大多以撤銷對方專利告終。

感謝我的同事,在申請時的努力付出;感謝合作律師在場上的專業表現;更感謝客戶的委託和信賴,希望往後的新進同事也能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水準和專業度。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的

 

也有一些僅只是避免被別人搶先,本身專利性不見得很強,勉強辦個新型混充一下。

沒想到,替客戶辦的新型專利,連我們自己都沒在意,居然有人很當一回事,還找四件證據來舉發。

好吧!開武館就沒有怕踢館的,來較量吧!即使本來不見得很強的專利,我們在撰寫之初還是下了一番功夫,如果這回舉發不成立,這件專利反而更堅強,下回就可以考慮告人了。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週五到專利顧問客戶處開會。

客戶順便問及商標,突然發現他們公司在經營十年後,商品及定位已有轉變,但原本替他們辦專利商標的事務所從沒深入關心過這一段,甚至在專利業務被我們取代後,連客戶的訊問都愛理不理。

智慧財產權這一行,真的是專業服務,不但要瞭解制度法規,也要清楚掌握客戶的發展方向,才能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公司小,心不小

公司小,心不小

 

今天收到一件大陸專利發明申請案的審查意見通知,官方認為全案都不具可專利性。

經過仔細研讀,發現對比文件跟我方的申請內容雖有相關,但解決方案其實有差異。我們主動跟審查員打電話溝通,原則上取得共識,藉由修正,極可能可以獲准發明。

一般國內事務所,通常慫恿客戶辦「實用新型」,免得遇上麻煩;即使是申請「發明」,也不會努力找差異,只會傳達官方意見,要申請人認命。

至於歐美的專利事務所,則是不會在「還沒收錢」的情況下花費力氣,替客戶爭取權益。

放下電話,很高興地說:我們真的在做不一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