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動機可以專利

「 永動機 」可以專利 耶!

 

上回說過日本來的膠原蛋白吹風機以及對應的新型專利,這回談個本土的案例,這回可是關係到科學史上赫赫有名的「永動機」。

什麼叫「永動機」,簡單講,就是一旦開始運轉,不消耗任何能量,能持續運作到「永遠」。或者講得更直白一點,就是「神話」,除非有神仙在背後幫忙,否則不會發生的故事。

別急著轉台,這次的「永動機」當然沒這麼簡單,說起來還挺有意思:發明人宣稱,只要運用他的裝置發電,用發出的電力電解水,蒐集電解水所得到的氫氣,再點燃蒐集到的氫氣,運用氫氣燃燒的熱能推動渦輪機發電,就回到這個故事的開頭,又可以拿來電解水,生生不息,已經連續運轉三天沒有停歇。如何?有沒有一點頭昏?是不是頗有點學問?

但是,有沒有發現,在發明人的這個神奇循環中,沒有任何能量補充?根據基本的熱力學原理,任何能量的「轉換」,都會發生「損耗」,從來不會是百分之百的轉換。可是剛才的循環中,從電能(電解水)→化學能(蒐集氫氣)→熱能(燃燒氫氣推動渦輪機)→電能(渦輪機發電),沒有任何能量補充,卻能自給自足,對!這就是「永動機」!

本著對於「永動機」神話的敬畏(敬而遠之),用最溫和的笑臉迎向發明人,緊迫盯人地一點一點詢問所有細節,查看發明人到底是在哪處稍有疏漏,忘記提到在這個循環當中,某個環節中其實增加了能量進來。經過半小時的反覆盤問,終於認輸放棄–發明人堅稱所有環節已經鉅細靡遺地交代清楚,沒有任何疏漏之處。好吧!這個研究顯然不是凡夫俗子如我所能理解,忍痛拒絕上門客戶,然後跟同事說明,這種推翻現有物理學定律的偉大研究發明,該去申請諾貝爾獎,不是單單申請專利而已!

故事到最後,有一個快樂的結局:在其他比我更專業的人士協助下,發明人順利取得我國的發明專利,也就是,經過智慧財產局的專業審查後,我們國家正式核准了一件「永動機」專利!至於發明人最後有沒有獲得諾貝爾獎,或者有沒有因此賺到錢,我就沒有後續追蹤了!

商標警告函來秀下限的嗎

商標警告函 ?來秀下限的嗎?

 

從事智慧財產權這一行,天生就是苦差事:委託案件少,怕公司不賺錢;委託案件多,怕工程師處理不完,客戶抱怨。產業界可以尋求「產業透明度高」,炫耀接單已經接到一季以後,前景展望良好;咱們要是把客戶的委託專利申請或者商標申請壓住三個月,客戶的東西可都是要搶先爭快的,不翻臉才奇怪呢。

再說,產業界接單生產出貨就有進帳,只要自動化生產線運作順暢,即使人員都在睡覺,還是有錢可賺,咱們這一行呀,標準的「勞力密集產業」,沒坐在電腦前「碼字」寫稿,案件可不會自動化產出。以前年輕不覺得,從進入智慧財產權這行,才深切體悟「時間就是金錢」的硬道理。

囉唆半天,重點在,今天完全泡湯了。為什麼?因為早上替賣銀飾的甲客戶處理一件亂發的國內商標警告信,下午則替創意設計的乙客戶處理一件亂發的國際專利警告信。

先講早上的案例吧。甲客戶拿出存證信,對方找律師在信中指控「台端產品侵害我方委託人的XXX(英文字)商標,請於文到七日內下架,並登報道歉…」,看得一頭霧水!

首先,「侵權」總該講清楚權利人是擁有「什麼權利」,信中沒有商標字號,連商標的英文也拼錯,讓我們檢索時找不到,這是誠心來秀下限嗎?其次要問,是「什麼東西」侵權,我方販賣的銀飾產品這麼多,沒有萬件,好歹一個店面總有千件產品吧,是哪樣產品侵權總得說清楚,不然是要我們全部下架,關門別做生意嗎?

好吧!那我們就認真檢索一下「商標權人」,結果發現對方申請的商標主要都是很複雜的花紋圍繞某個特定英文字,我們客戶從來沒在產品上打上這種Logo。客戶還預先做了功課,拿出一張照片,說對方在國外委託生產時,會單獨打上那個英文字(沒有外圍花紋),當然,我們客戶的產品是連那個英文字的烙印也沒有。

簡單說,判斷商標侵權的標準是「異時異地」觀察「是否有混淆誤認之虞」。真有本事,就單獨申請那個英文字當商標試試,看會不會核准(我是很不看好啦)?如果申請時還要加上一大堆複雜花紋來裝模作樣,使用時卻想擴大權利到沒有任何花紋,恐怕不禁讓人懷是誠心混水摸魚來的吧。分析比對完畢,忍不住問客戶,audi 的商標是四環,如果我只有一個圓圈圈,還能算侵權嗎?

最後,應客戶要求,幫忙寫了一封存證信,請對方律師轉達對方當事人:別亂聽一些不專業建議,浪費時間精力,寫些無謂的存證信,甚至打場沒有贏面的訴訟,大家都得浪費律師費,太不值得了(抱歉,實在很火,忍不住挖苦那位無良律師)。

套「赤壁」電影裡曹操殺蔣幹時說的那句話「你蠢,還害我跟你一樣蠢」!景氣不好,錢要省著花,不要自己被亂扒皮,還害我們客戶也得支付律師費陪對方打官司好不好!

一百個一萬,還是一萬個一百

一百個一萬,還是一萬個一百

 

一位老同學(也是客戶)今天要在美國的國際刑事鑑定協會的展場參展,據說該協會恰逢整一百年慶,應該相當熱鬧。

這位同學當年曾經是上市公司的財務長,因為一連串的巧合而自行創業。創業之初是代理日商產品,隨後遭遇瓶頸,他告訴我,當時面臨的抉擇是:到底要朝向代理普及型的產品,提高銷售量而接受低利潤,還是改往小眾市場,自行開發高利潤但數量少的新產品。他自問:要賣一百個每個可以賺一萬的高檔貨而賺一百萬,還是賣一萬個每個一百元的商品而薄利多銷?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純粹是經營策略的選擇。

最終,他選擇小眾市場,經過多年努力,目前不僅和華人神探李昌鈺合作,深入台灣刑警市場、也成功地同時打進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雙方的刑警領域。當然,他們並不以刑事鑑定劃地自限,目前還將產品推向生物醫學檢驗和醫療市場。而且,即使是小眾市場,仍然持續會有競爭對手進入,跑在前面,最大的壓力就是要持續研發,保持領先。

但是,如果我們不希望台灣永遠是低價競爭、彼此殺到見骨的「紅海」,終究要發展出各自的特色。君不見,許多北歐的設計產品根本不是大量生產,德國產品也從不以量取勝,而且越貴還賣得越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唯有自己開拓,才會見到「藍海」。

不愧是老同學,很高興我們在同一個問題上,做出一樣的選擇,也期待我們公司在專利商標等智慧財產權的領域,能成功維持「精品店」的好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