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審查

 

專利審查 官大人,可以不要在雞蛋裡挑骨頭嗎?

 

新型專利,基本上是不進行「實質審查」,只有「形式審查」。什麼叫做「形式審查」,從專業人士的角度來說,簡直就是「不審查」的意思,掛個「形式」之名,當然就只要審查基本的格式和錯別字。

或許會有人問:如果不審查就發證書,那這種專利有什麼用?

簡單說,唬人用的。十件新型專利,至少有六、七件是沒有可專利性的假貨。反正消費者不懂,隨便拿張證書晃一晃,有些人還特別把專利證書縮小彩色影印,讓別人連想看都看不清楚,充分說明專利權人心虛的程度。

有沒有真貨?當然還是有啦!

既然沒有公信力,這些真貨為什麼還要申請新型呢?因為快!

請問,如果一個產品馬上要問世,可能會大賣,夯到不行。

可是,抄襲的仿冒品也會在未來兩個月內跟上,而專利申請、審查、申復,一來一往常常要要花上兩年,在這兩年裡,你的產品飽受仿冒品打擊,價格被壓低,市場被瓜分,有苦難言,發明專利申請偏偏還在慢慢跑流程,沒有權利,就不能訴訟,只能眼睜睜啞巴吃黃連,打落牙和血吞,你受得了嗎?

兩年後,發明專利終於拿到手,市場也開始冷卻,剩下被仿冒品搞爛的攤子還給你,甘願嗎?

所以,許多客戶在申請發明專利的同時,也一併申請一件新型專利;或者自評產品的市場性短暫,並不屬於長銷型產品時,乾脆只申請一件新型,免得發明專利緩不濟急。只要是「形狀結構」的改變,其實就已經符合申請新型的資格。

背景說明完了,這次的案例蠻離譜的:客戶的新型專利申請案,竟然收到審查意見通知。說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就是審查官認為遣詞用字不正確,要修正。

怎樣不正確呢?問題也就是出在一個怪詞「近接光源」。「近接光源」是什麼東西,說穿了,一個離「被照物」很接近的光源,很難懂嗎?反正不管好不好懂,真正看專利範圍,是要「得到說明書支持」。就是說,如果我在申請專利範圍裡面寫出一個大家看不懂的詞,像是「轉子(rotor)」、「定子(stator)」、「間隔器(spacer)」,讀者就應該從這份說明書裡找資料,理解原來前兩者是馬達用的零件,一個會轉動,一個位置固定;間隔器則通常是土木建築中,用來把鋼筋跟模版隔離的裝置。

其實,只要說明書裡寫清楚,即使權利範圍中沒有完整敘述所有前因後果也無妨。否則,權利範圍豈不是被限制到如同說明書的實施例,還怎麼主張權利呢?

回到「近接光源」,既然審查官對此有意見,我們也不是誠心要當刁民,就妥協一下吧!我們修正總可以吧!改成「光源」好嗎?夠平易近人了吧!讀者小姐先生,還有人不認識「光源」這個詞的嗎?

什麼?還不行?審查官又發文說:光源非物,故非具有特定結構、形態,而須於”光源”一詞之後冠以裝置、模組等方以體現其具有結構。

天哪!這是哪一國的天書,我怎麼一個字也不能理解?忍不住滿頭問號和心頭火起,抓起電話就去找審查官「溝通」。審查官很客氣地告訴我,「光源」不是個「東西」。哇哩咧!「光源不是東西」?

我馬上抓著話筒找谷歌大神,最好是!光是台灣的專利資料庫,同樣是新型專利就有一千多件是名稱裡有「光源」字樣的,去掉「光源裝置」、「光源模組」、「光源組件」、「光源單元」,還有八、九百件。

跟審查官抗議完,交給同事處理,又從大陸和日本官網上查出幾十件申請標題中,直接有「XX光源」的實用新型和實用新案,可見在許多國,「光源」這個詞都是可以被認定是「形狀結構改變」。審查官呀審查官,你們可不可以稍微用功一點,就算是被人家分去審新型,不說話也沒人當你是啞巴!不要沒事找事做,我雖然很感謝你幫我多賺一筆申復服務費,但是跟客戶不好交代啦!還好是國內客戶,不然,豈不是丟臉丟到國外去?

騙來的專利

 

騙來的專利 ,除了在牆上掛掛,本質上還是垃圾

 

前面說到藉由欺騙手段(請容許我用這麼難聽的詞,但應揭露而沒有誠實揭露,就是欺騙)得來的專利,因為沒有揭露真正的必要技術,可能被別人舉發(大陸稱「無效請求」)。但是,我們真的會去舉發他嗎?

確實有很多的事務所會見獵心喜,依照上述分析,建議客戶趕緊去舉發(不少人甚至收到一些事務所的業務推廣信函,聲稱你的同業某某公司獲准某專利,是不是要委託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事務所去舉發)。但是,真的有必要在這時候舉發,試著撤銷對方專利嗎?

根據「專利侵害鑑定要點」所揭露:「發明(或新型)專利權範圍,以說明書所載之申請專利範圍為準」,而且「解釋申請專利範圍應以請求項所載之整體內容為依據」。說直白一點,在這個案件中,如果我們沒有設置一個「可以經由『控制電壓差』就『調變氫氧比』」的「控制裝置」,就算我依照老同學的說法,我們也在電極處加裝會跟氫或氧作用的元素或原料,但請注意,這並不是靠「控制電壓差」,就沒有侵害這個發明專利。

也就是說,因為這個發明專利的發明人(或者專利工程師)自以為很聰明地編纂了一套「神話」,就算我直接照抄他們實際的裝置,但是我們能力有限,做出來的東西不符合「神話」的條件,我們就不算侵權,這個專利就管不著我們!(請注意:就算直接照抄都不侵權,因為他們自己的產品都不會符合自己的專利範圍)

結論是,經營企業,想要保護自己的研發成果,就要開大門、走大路,光明正大揭露自己家的技術,才符合專利法所要保障的標的,也才能順利保護自己權益。請問,像是IBM、德州儀器、蘋果、甚至我們台灣廠的死對頭三星,有哪一家是這樣躲躲藏藏,不敢說清楚自己技術的?想走偏鋒,絕對不可能佔便宜!

專利審查

我們台灣的專利審查水準…真的還有提升的空間

 


最近幫客戶檢索分析案件,突然發現有一件非常「玄妙」的台灣發明專利(審查獲准)案。

這件發明是關於一件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的專利,要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原理很簡單,而且已經是國中、高中大家都做過的實驗:陽極氧化、陰極還原,一邊產生氧氣、一邊產生氫氣;氫氣和氧氣的比例是2:1。為什麼?因為一個水分子就是H2O,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以怎樣改變所加的電壓或電流,都沒有辦法改變產出氫氣和氧氣的「比例」。

說完大家都知道的原理,就要談到我們的審查了,發明案都是經過「專業」的審查官審查,所以「理論上」,我們應該相信審查官和智慧局的「專業」,不應該質疑「審查獲准」的發明案件。

神奇地,這件發明專利居然存在一個特殊的「控制單元」,「控制…輸出至該正、負電極板的電壓差,以調變氫氣與氧氣產生的比例…」。請注意,「『調變』氫氣和氧氣產生的『比例』」,這句話顯然是要打臉我國高中的化學老師和化學課本嘛!

問題出現了:我是應該相信「智慧財產局」,還是相信我國中和高中的化學老師?我選擇站在我的老師這一邊,不光是因為教師節到了,更因為如果我相信智慧局,我以往深信不疑的物理化學邏輯會崩潰。

也許這只是一個個案,並不能就此否定整體審查水準,但是,仍然要期待作為主管機關的智慧財產局更仔細對待每一件申請案,才不會讓這種品質不佳的專利申請矇混過關。

 

兩岸專利

 

兩岸專利不為自己,是讓台灣找到高價值方向

 

能夠替自己的客戶拿到大陸發明專利,讓一個精緻設計的產品得到保護,是我們應盡的責任。當然,在過程中的適當爭取,也是能力的展現。

凡是申請過十件以上台灣和大陸發明專利的人都會領會得到,大陸發明專利的審查過程,比台灣專利的審查更為「嚴謹」,沒看錯!大陸的專利申請案太多,正式任用的審查員不夠,所以大量「約聘」。 繼續閱讀 →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好吃便宜又大碗?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

 

這兩天去見一個已經往來過的客戶,討論完新案的技術以後,客戶順口問了一句:「有沒有折扣?」

作為一個業務,應該怎麼回答呢?台海兩岸的人,都是出名的愛殺價。但是,殺價得來的產品(或服務),真的比較便宜嗎?

如果是要買一顆鑽石,消費者最在乎的,應該是鑽石有沒有雜質、色澤如何?還是店家有沒有照定價打九折?如果打九折,但是檔次低一截,同樣是一克拉鑽戒,消費者真的賺到了嗎?

買專利服務,跟買鑽石不一樣的,是消費者對於案件「品質」更難分辨,任何一家事務所都會聲稱自己的專業度最好,但誰說的才是真的?

話題別扯遠,我當場回答客戶說:客戶提出的標的,原本只是針對「工廠生產線」的領域,但在討論過程中,我們主動提出這個產品可以擴及「家用」的領域。由於我們的介入,權利範圍可以大幅擴張,而且最重要地,我們並不隨便告訴客戶不同領域必須分案,而是經過當場研判,兩者可以放在同一件案件中處理。

用大白話來說吧:如果我們黑心一點,告訴客戶可以打八折,但是要分拆成兩件案子,假如一件案子的服務費25,000台幣,每一件打八折,總價就是40,000。但是我們沒有唬籠客戶分案,所以「不打折」的價錢是25,000。算算看,打折真的比較便宜嗎?

這還是最明顯的價格比較,客戶更不容易分辨的是「品質」,這部分更是憑「良心」。所幸,跟我們往來的客戶都知道,只要往來得夠久,我們針對每一件案件的處理與分析,可以不斷提供專業經驗交流,我們的長久客戶往往也都成為專利領域的「專業消費者」。

這是我們的經營策略,當然囉,我們也不是傻子,我們採取這樣的經營理念,也是存有私心的:當我們的客戶統統變成「專業消費者」,就如同「專業美食家」,舌頭都養刁了,其他亂放味精的餐廳就無法滿足他們的味蕾。所以,我們的客戶慢慢都不能適應廉價事務所的品味,這也是我們如何細水長流,跟客戶一同長久成長的理念目標。

電磁波中和卡專利

「電磁波中和卡」專利,電磁波能「中和」嗎?別亂掰了!

 

新年快樂!我們剛搬家了!希望舊雨新知以後多光顧!

今天談一件「不特殊」的「特殊案例」,不特殊,是因為唬人的專利年年有;說它特殊,則是因為這件專利居然被我們舉發成立的理由是「不具產業利用性」,熟悉專利的人都知道,被這種理由舉發成立是罕見的!也就是,官方直接打臉,說發明人在唬爛,這個東西不是「不能重複製造」,就是「沒用」!

「電磁波中和卡」?一個聽起來頗為玄妙的詞彙,學過國中理化的人都知道「正電」和「負電」可以「中和」,「酸」和「鹼」可以「中和」,但是「電磁波」可以「中和」?好像沒聽說過吧!

告訴你這個產品有多神奇:簡單講,創作人用一種「可充磁材料」製造卡片,在口袋或皮包裡放上一張「電磁波中和卡」,就可以避免電磁波的侵擾,讓你身邊的電磁波不上身,聽起來有沒有一點耳熟?如果有,那你所遇上的,可能就是這張卡的另一種變形,反正它會用許多不同名字重複地出現,至於效用?請先耐著性子看下去!

當年的新型專利還是要經過「實質審查」的,查閱了這件專利申請的歷程,居然還是做過實驗的,創作人聲稱他找了好幾個人進行實驗,讓這些人在聽電話的時候,以及不聽電話的時候分別敲擊鍵盤,他說:由於聽電話的時候有電磁波影響,造成鍵盤敲擊的力量因此減弱。進一步,聽電話的人只要在口袋或皮包中放上一片這種神奇卡片,電磁波影響就消失了,敲擊鍵盤的力道就回復了!

第一點,什麼叫做「可充磁材料」,創作人舉例說是鐵、鋁、或鍺的粉末。這三種材料裡面,鐵是「順磁性材料」,可以磁化、製成磁鐵,可是鋁和鍺都不具有同樣性質。而且鐵的「磁化」也是受「磁場」所左右,並不是滿天去亂吸收電磁波呀!撰寫專利說明書,很重要的責任就是要讓「熟悉本技術人士」看完就可以理解本案技術,甚至據以實施(這部分也稱為專利的「揭露性」),怎能亂掰一個大家看不懂也找不著定義的「可充磁材料」詞彙糊弄人呢?

第二點,這個實驗明顯沒有考慮「統計學」,他們的實驗好像只有十個人次,也沒提受測者是男女老幼、狀況如何。請問,如果我們現在對某件事進行民調,可是民調的對象僅只有我們公司的不到十位同事,這樣的調查結果能具有怎樣的代表性?一般在進行統計時,基本都要考慮「平均值」(mean value)和「誤差值」(error bar),如果兩個選項的「平均值」不一樣,一大一小,但是差距在「誤差值」的範圍以內,我們稱兩者「不具顯著差異」。這也是為什麼通常民意調查都要詢問上千人次,即使是相當費時費力的藥品測試,也都會追蹤數百個案例,才能得到「具有顯著差異」的結論。單純「敲擊鍵盤力道」這麼簡單的實驗,至少要找數百人,每個人在不同狀態下敲擊幾十次,才能符合基本的統計學吧!

至於最重要的,這件專利違反電磁波理論部分,我們將會在下一篇再繼續討論。

無論如何,這樣的專利仍然在申請後,經過官方審查而獲准;最後是經由我們「舉發」才撤銷專利。所以要提醒大家,不要輕易因為某產品「具有專利」,就認為他們所講的功效都是真實存在的!很多的專利申請,往往會在審查官的不經意之間,或者是因為審查的時間壓力而「不小心」獲准,唯有經過自己的思考與判斷,才不會被拐。再次祝福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不會受騙上當、花錢買爛貨!

永動機可以專利

「 永動機 」可以專利 耶!

 

上回說過日本來的膠原蛋白吹風機以及對應的新型專利,這回談個本土的案例,這回可是關係到科學史上赫赫有名的「永動機」。

什麼叫「永動機」,簡單講,就是一旦開始運轉,不消耗任何能量,能持續運作到「永遠」。或者講得更直白一點,就是「神話」,除非有神仙在背後幫忙,否則不會發生的故事。

別急著轉台,這次的「永動機」當然沒這麼簡單,說起來還挺有意思:發明人宣稱,只要運用他的裝置發電,用發出的電力電解水,蒐集電解水所得到的氫氣,再點燃蒐集到的氫氣,運用氫氣燃燒的熱能推動渦輪機發電,就回到這個故事的開頭,又可以拿來電解水,生生不息,已經連續運轉三天沒有停歇。如何?有沒有一點頭昏?是不是頗有點學問?

但是,有沒有發現,在發明人的這個神奇循環中,沒有任何能量補充?根據基本的熱力學原理,任何能量的「轉換」,都會發生「損耗」,從來不會是百分之百的轉換。可是剛才的循環中,從電能(電解水)→化學能(蒐集氫氣)→熱能(燃燒氫氣推動渦輪機)→電能(渦輪機發電),沒有任何能量補充,卻能自給自足,對!這就是「永動機」!

本著對於「永動機」神話的敬畏(敬而遠之),用最溫和的笑臉迎向發明人,緊迫盯人地一點一點詢問所有細節,查看發明人到底是在哪處稍有疏漏,忘記提到在這個循環當中,某個環節中其實增加了能量進來。經過半小時的反覆盤問,終於認輸放棄–發明人堅稱所有環節已經鉅細靡遺地交代清楚,沒有任何疏漏之處。好吧!這個研究顯然不是凡夫俗子如我所能理解,忍痛拒絕上門客戶,然後跟同事說明,這種推翻現有物理學定律的偉大研究發明,該去申請諾貝爾獎,不是單單申請專利而已!

故事到最後,有一個快樂的結局:在其他比我更專業的人士協助下,發明人順利取得我國的發明專利,也就是,經過智慧財產局的專業審查後,我們國家正式核准了一件「永動機」專利!至於發明人最後有沒有獲得諾貝爾獎,或者有沒有因此賺到錢,我就沒有後續追蹤了!

偏執狂的專利人看破風

偏執狂的專利人看「破風」

 

看完「破風」,走出電影院,心中感慨萬千。非常高興「美利達」能取得世界頂尖自行車隊的冠名權,也很高興真的有一位台灣車手進入這支頂尖車隊。更真心希望台灣的自行車廠商能在世界獨占鰲頭,賺取全世界的利潤,擺脫台灣廠商永遠 “me too” 和 “cost down” 的宿命。

但作為一個偏執狂的專利人,回家忍不住就上網檢索起 Giant(巨大機械) 和 Merida(美利達) 這兩家台灣自行車龍頭的自行車專利。初步得到下列數據:

專利分類    台灣發明   台灣專利(發明+新型+設計)    美國發明    歐洲發明(歐美檢索條件是「摘要」中有”bicycle”)

巨大                    57                       223                                      81                  8

美利達                  1                         53                                      12                23

看來互有勝負,但是,讓我們把台灣的龍頭企業跟日本人比較一下,唉…

Shimano                                                                                   1262            1438

基於民族情感,我並不喜歡日本;但是身為專利人,不得不感嘆日本人竟然如此熱衷研發,難怪日本產品的價格就是高於台灣貨。台灣已經是「腳踏車王國」,兩家頂尖的龍頭企業加總,專利數還不及人家的十分之一,其他公司呢?其他的產業呢?台灣的研發真的要加油呀!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台灣商人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一位新客戶請別所辦理了台海兩岸的新型(實用新型)專利,已經分別領證,目前要辦美國發明,卻始終覺得還有疑問,所以尋求第二種意見(second opinion)。

不幸地,我立即舉出一個明確的現有日常生活用品作為前案(prior art),完全符合客戶的權利範圍,使得這兩件專利完全無效。這代表原先申請的事務所顯然不用功,沒有好好審視自己所撰寫的權利範圍恰不恰當,仗著新型不會有「實質審查」,不會輕易穿幫就隨便寫。客戶雖抱怨我比前一家事務所價格貴不少,最後還是委託我處理美國案,免得辦出沒用的專利。

返回自己公司,把案例跟工程師分享,還不錯,我們工程師立即想到跟我一樣的前案,證明我們小公司的教育訓練是紮實的。國內的專利商標領域,還真有不少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業者。如果台灣商人都只管殺價,完全不管專利品質,就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大陸的發明專利審查

大陸的發明專利審查

 

通常可以從審查意見通知裡看出端倪

如果不打算准,會直接勾選「沒有可被授權的實質性內容」,讓申請人早早死心。

很高興,今天經過十幾分鐘的電話會談,救回一件「沒有可被授權的實質性內容」的申請案。

審查員初步同意我方進行修改的方向,當然還是慣例地說:「我還會進行後續檢索……」

反正,大體上已經說服了審查員,應該是替客戶起死回生了一件發明專利。

我們將自身定位在精品店

我們將自身定位在「 精品店 」

 

幾經思索,還好,在智慧財產的領域,電商還不會立即具有優勢:

畢竟,許多專利技術都是獨一無二的;如何在特定的技術範圍內,將「權利範圍」擴張到「合理範圍的最大」,又是專利人的專業,既然從技術發想到權利撰寫都是量身打造,電商所能損害的,恐怕還是不講求品質、殺價競爭、只求快不求好的事務所。既然我們將自身定位在「精品店」,應該還沒受到潮流威脅。

專利訴訟戰績

專利訴訟戰績 24:1

 

新規劃公司網頁,把早已過期的資訊順道更新。

仔細計算一下,兩岸的專利訴訟戰績,居然悄悄由8:0進步到24:1。

除了一件讓客戶支付少量和解金終止戰局外,其餘維權案件都成功獲得賠償,而被告侵權案件大多以撤銷對方專利告終。

感謝我的同事,在申請時的努力付出;感謝合作律師在場上的專業表現;更感謝客戶的委託和信賴,希望往後的新進同事也能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水準和專業度。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的

 

也有一些僅只是避免被別人搶先,本身專利性不見得很強,勉強辦個新型混充一下。

沒想到,替客戶辦的新型專利,連我們自己都沒在意,居然有人很當一回事,還找四件證據來舉發。

好吧!開武館就沒有怕踢館的,來較量吧!即使本來不見得很強的專利,我們在撰寫之初還是下了一番功夫,如果這回舉發不成立,這件專利反而更堅強,下回就可以考慮告人了。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週五到專利顧問客戶處開會。

客戶順便問及商標,突然發現他們公司在經營十年後,商品及定位已有轉變,但原本替他們辦專利商標的事務所從沒深入關心過這一段,甚至在專利業務被我們取代後,連客戶的訊問都愛理不理。

智慧財產權這一行,真的是專業服務,不但要瞭解制度法規,也要清楚掌握客戶的發展方向,才能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公司小,心不小

公司小,心不小

 

今天收到一件大陸專利發明申請案的審查意見通知,官方認為全案都不具可專利性。

經過仔細研讀,發現對比文件跟我方的申請內容雖有相關,但解決方案其實有差異。我們主動跟審查員打電話溝通,原則上取得共識,藉由修正,極可能可以獲准發明。

一般國內事務所,通常慫恿客戶辦「實用新型」,免得遇上麻煩;即使是申請「發明」,也不會努力找差異,只會傳達官方意見,要申請人認命。

至於歐美的專利事務所,則是不會在「還沒收錢」的情況下花費力氣,替客戶爭取權益。

放下電話,很高興地說:我們真的在做不一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