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審查

我們台灣的專利審查水準…真的還有提升的空間

 


最近幫客戶檢索分析案件,突然發現有一件非常「玄妙」的台灣發明專利(審查獲准)案。

這件發明是關於一件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的專利,要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原理很簡單,而且已經是國中、高中大家都做過的實驗:陽極氧化、陰極還原,一邊產生氧氣、一邊產生氫氣;氫氣和氧氣的比例是2:1。為什麼?因為一個水分子就是H2O,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以怎樣改變所加的電壓或電流,都沒有辦法改變產出氫氣和氧氣的「比例」。

說完大家都知道的原理,就要談到我們的審查了,發明案都是經過「專業」的審查官審查,所以「理論上」,我們應該相信審查官和智慧局的「專業」,不應該質疑「審查獲准」的發明案件。

神奇地,這件發明專利居然存在一個特殊的「控制單元」,「控制…輸出至該正、負電極板的電壓差,以調變氫氣與氧氣產生的比例…」。請注意,「『調變』氫氣和氧氣產生的『比例』」,這句話顯然是要打臉我國高中的化學老師和化學課本嘛!

問題出現了:我是應該相信「智慧財產局」,還是相信我國中和高中的化學老師?我選擇站在我的老師這一邊,不光是因為教師節到了,更因為如果我相信智慧局,我以往深信不疑的物理化學邏輯會崩潰。

也許這只是一個個案,並不能就此否定整體審查水準,但是,仍然要期待作為主管機關的智慧財產局更仔細對待每一件申請案,才不會讓這種品質不佳的專利申請矇混過關。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好吃便宜又大碗?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

 

這兩天去見一個已經往來過的客戶,討論完新案的技術以後,客戶順口問了一句:「有沒有折扣?」

作為一個業務,應該怎麼回答呢?台海兩岸的人,都是出名的愛殺價。但是,殺價得來的產品(或服務),真的比較便宜嗎?

如果是要買一顆鑽石,消費者最在乎的,應該是鑽石有沒有雜質、色澤如何?還是店家有沒有照定價打九折?如果打九折,但是檔次低一截,同樣是一克拉鑽戒,消費者真的賺到了嗎?

買專利服務,跟買鑽石不一樣的,是消費者對於案件「品質」更難分辨,任何一家事務所都會聲稱自己的專業度最好,但誰說的才是真的?

話題別扯遠,我當場回答客戶說:客戶提出的標的,原本只是針對「工廠生產線」的領域,但在討論過程中,我們主動提出這個產品可以擴及「家用」的領域。由於我們的介入,權利範圍可以大幅擴張,而且最重要地,我們並不隨便告訴客戶不同領域必須分案,而是經過當場研判,兩者可以放在同一件案件中處理。

用大白話來說吧:如果我們黑心一點,告訴客戶可以打八折,但是要分拆成兩件案子,假如一件案子的服務費25,000台幣,每一件打八折,總價就是40,000。但是我們沒有唬籠客戶分案,所以「不打折」的價錢是25,000。算算看,打折真的比較便宜嗎?

這還是最明顯的價格比較,客戶更不容易分辨的是「品質」,這部分更是憑「良心」。所幸,跟我們往來的客戶都知道,只要往來得夠久,我們針對每一件案件的處理與分析,可以不斷提供專業經驗交流,我們的長久客戶往往也都成為專利領域的「專業消費者」。

這是我們的經營策略,當然囉,我們也不是傻子,我們採取這樣的經營理念,也是存有私心的:當我們的客戶統統變成「專業消費者」,就如同「專業美食家」,舌頭都養刁了,其他亂放味精的餐廳就無法滿足他們的味蕾。所以,我們的客戶慢慢都不能適應廉價事務所的品味,這也是我們如何細水長流,跟客戶一同長久成長的理念目標。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談了兩天,還沒提出「具體標準」,衡量誰適合擔任我們心目中理想的專利工程師。

其實不瞞你說,我是在徵人,客觀標準如下:

第一、好奇心。(就是害死貓的罪魁禍首)台灣教育,最喜歡乖乖牌,討厭想法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孩。但是,如果大家想法都一致,哪裡會有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呢?岔題了,我們是談專利工程師,不是大發明家或大科學家。但是,如果只能專心學一門學問,稍微接觸新領域就倍感壓力,怎能為不同領域的客戶提供良好的服務?

第二、邏輯清楚。能夠清楚理解客戶的技術內容之後,不能只是單純擔任錄音機,把客戶的話原文照錄;還要能舉一反三,才能替客戶構思「如何迴避設計」,「如何防堵別人迴避設計」,達成堵住後門漏洞的作用。

第三、文筆通順。不解釋了,我們一天到晚在玩文字遊戲,文筆不行,老闆得兼任國語正音班和作文班主任。

或許大家會很疑惑,難道不需要限制「理工科系背景」嗎?對於大事務所,為了管理方便,限制背景有其必要性。但是別忘了,我們本來就是「精品店」,誰說要遵循大事務所的遊戲規則?我們曾經訓練的工程師,有法律系、企管系、土木系、機械系、電機系、光電所、化工系…,令人驚訝地,最令我難忘的,則是一位拿過書卷獎的「歷史所」碩士,沒看錯,就是「歷史所」。誇張吧?難道他可以理解電路學嗎?他懂測試機台的結構嗎?軟體專利也行嗎?

放心!誰是天生從娘胎裡就懂得所有學問來著?大部分的知識都是只要有「好奇心」、「理解力」,多花一點時間就可以學會的!何況我們又不是要做研發,我們只是要把別人的研發成果形諸文字而已,只需要理解到八成就夠了!

那他一定是我們的王牌囉?不幸地,他的人生目標是「修行」,斟酌文字、檢視證據、跟審查官書面辯論,這類衝突大大違反他的天性,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經過花東鐵路,不妨替我們看一眼,替你驗票或管制進出站的台鐵員工,可能就是當年我心目中的明日之星,祝福他修行順利。同樣地,如果你的身邊有正在尋覓工作的年輕人,符合我們的條件,也請趕緊告知我們,我們才不在乎他的背景科系!(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分享,只要標示出處即可)

我心中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我心中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昨天說完徵人的趣事,今天談談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一般主流的大事務所,最愛的條件就是「學歷」,台、清、交…OK,碩士更佳,若是美日名校,太棒了!當然,前提一定要是理工科系。

但是,「學位」和「科系」真的代表一切嗎?不幸地,台灣訓練出來的乖乖牌、好寶寶,往往不是我所愛用的專利工程師。專利,是要幫客戶把守「後門」,避免熱門產品被人抄襲,或「迴避設計」,分佔市場。換句話說,研發工程師設計出100分的產品或至少90分產品,銷售到市場上。而專利工程師還要想到別人可能仿效你的研究成果,推出70分或80分的產品,但殺到一半價錢來跟你競爭市場、瓜分利潤。

所以,專利工程師不僅要「聽得懂」客戶的專利技術,甚至要「替人想」,如何自己迴避自己的專利,製造大致雷同的抄襲仿冒產品;再把抄襲的路也堵住。反覆攻防推演,才能規劃出「嚴謹」的專利範圍。誰說名校都會訓練乖乖牌「思考」、「推演」、「攻防」來著?

徵人還要看臉色

徵人還要看臉色

 

畢業季到了,想徵新人來擔任專利工程師。

一般事務所都是希望名號響亮的學校,理工科系,高學歷。但是對於我們這種非主流的智慧財產權精品店而言,當然有不同的評價標準。所以,很開心地,每一位面試者都會遇上「空間關係遊戲」。舉例而言,像是「小紅車」(Rush Hour Game)一類的遊戲。

可別小看這些遊戲,難度最高的題目,一般大人可以花上十幾二十分鐘解決就不錯了;空間關係不好的人,一個小時也解不開。不刁難,我們只挑選簡單、中級、高級的題目,撇開困難等級,讓受試者在壓力狀態下解題,看看新人「空間概念」是否良好,才能從三向視圖就充分理解客戶委託的產品結構。

這回「踢到鐵板」了!當我們發現一位受試者的「空間關係」實在太差,「謝謝!再聯絡」後,竟然得到「你們簡直在浪費我時間」的回應。唉!所幸他的「空間關係」不及格,要不然,我們還不會發現他的「人際關係」也不及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