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的商標警告函

外國人的商標警告函 !好可怕呀!

 

上次談到一位台灣銀飾廠商收到的國內商標律師存證函,這回談的可是來自歐美國家的警告信。

早在我們成長的年代,山姆大叔就是一天到晚舉著301法案的大棒子虎視眈眈,隨時要將台灣列入「一般觀察名單」,甚至「特別觀察名單」,逼我們的行政官員和立委豬公(對不起,是「諸」公),把智慧財產權法案依照山姆大叔的指示修正。至於談專利歷史,一定會提到伊莉紗白一世的「壟斷法」,大不列顛光榮的專利篇章,絕對不容忽視。有這樣的歷史教訓,一聽到英國、美國,大家忍不住肅然起敬。

我們的客戶是台灣少數馳名國際的設計團隊,把一件創新產品發表到美國的網路募資平台,不久就收到來自英國的警告信,簡單說:發信人擁有一件超級讚的專利,已經包括所有太陽能電池相關設計,請我們客戶在48小時內簽署授權協議,支付權利金,才有合作的機會,不然請將產品下架。

客戶有點擔心,將信函轉來,依照信函所示,我們先後查詢檢索USPTO及歐洲專利局網站,咦!都沒有來函公司的專利資料耶!稍微說明一下,任何申請案在申請後一年半(18個月),若還沒獲准公告,就會被強制公開,由於一般審查時間會超過一年半,所以我們都稱這種叫「早期公開」。但無論「早期公開」或「核准公告」都沒有資料,這就有點奇怪,唯二的解釋:若非該公司的專利申請還沒到一年半,尚未早期公開也沒獲准;就是根本金光黨,純詐欺。

而且別忘了,「專利申請」根本還沒「權利」,只要不是「核准公告」,就不能擅自主張「我有專利(權)」,所以這種威嚇基本上沒有根據。回覆客戶後,客戶比較安心,決定先不理會。

一天後,新一封警告函又來了!時間限制更緊,要求明天十二點以前回覆。為表示其可信度,還寫了一串數字,說是他們的專利字號。

哇咧!在專利這行從事二十年,至少美、日、大陸、歐洲專利局,這幾個常見的字號總是認得的,這次遇上我不認識的字號了!好吧!我就不信英國人不用英文寫專利,不管他列的字號,我把可能的選項都列入考慮,包括這家公司的技術長姓名,重新查一次USPTO,還是沒有相關的耶!

最後,我只能抱歉地說,完全看不出這家公司有任何可以威脅我們客戶的武器,為替客戶省錢,並不建議輕易向美國法院提出禁制令,只要先向募資平台解釋清楚即可。

經過這次教訓可以發現,即使是外國人,也未必都認得智慧財產權,甚至未必誠實!要做國際生意,就得有國際級的準備,至少要有專業人士在背後支援,才不會平白被唬倒。當然,並不是所有「律師」都懂知識產權,甚至即使掛「專利」招牌的事務所,都未必具有同等級的專業能力,務必慎選。

 

有專利 誰理你

有專利 ?誰理你 !

 

前次說到遊戲產業的某大公司對於外人的專利提案如此不尊重,你或許會懷疑,是否遊戲產業本來就有某些互相「『借用』概念」的習慣所致?

沒關係,我們來看看傳統產業吧!

某上市金控公司和某上市物流公司,再加上我的某客戶,三者共同討論金流和物流的結合,以及產品送達的驗證,由我的客戶提出了解決方案,並且由我們替我的客戶申請了發明專利。

金流和物流的平台整合成功,報紙上登了一角新聞,金控業者和物流業者共同慶賀,唯獨不見我客戶的身影。沒辦法,誰叫創意不值錢,專利又還沒下來,拿什麼去討權利呢?

專利獲准了,客戶也準備去討公道,然後—-我們就收到了舉發理由,證據遠從海外的報紙新聞,連同實際的POSE機都從海外搬來給智慧局了,N01不夠,再來N02,接連舉發兩次,歷經一兩年,所幸我們都贏了,但已經曠日廢時、事過境遷。

再說說電子業吧,我認識的某採購經理在我面前親口說:「哪家供應商敢在我面前說『我這是專利品,你不能跟別人買』,我立刻找他的競爭對手來『破』他的專利,就不信有破不了的專利」。

要是真讓他說中了,請問世界上那麼多專利官司都是打假的?我們替客戶提起訴訟,在兩岸取得的千萬以上賠償和累積九成的勝率,也都是靠對方律師太蠢才僥倖獲勝?不致於吧!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得提醒任何有心要申請專利的客戶,在台灣、或者在大陸,要賺錢,恐怕還是要產品賣座,單憑擁有專利,打算出售專利或者獲取權利金發財,會有相當高的難度。當然,反過來講,請別以為專利沒有用,一旦產品暢銷賺錢,如果沒有專利來把守後門,就得眼睜睜看人家仿冒,大幅侵削你的市場,那時再後悔當初沒辦專利,可就來不及了。

(這些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沒有一件是二手傳播!如果你喜歡,可以分享我們的著作,但請標明來源出處)

賣專利就吃喝不盡了

這個點子超棒,光 賣專利就吃喝不盡了 !

 

不少人看到一些國際新聞,某通訊大廠經營不善,但光憑出售手頭專利就大賺若干億美元;藍光LED的專利發明人,向原雇主要求分享發明專利的獲利,在日本地院一審判決有權分享上億日圓等等,於是紛紛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豪氣,打算前來辦個「超殺」的專利,也好好賺一票「專利財」。

但是請先別著急,聽我緩緩道來,以我從事專利二十年的經驗,在台灣,就別想這件事了吧!

你或許會奇怪,賣瓜說瓜甜,哪有「專利人」還講洩氣話的道理?

理由很簡單,不講事實、胡亂矇騙,總有一天會穿幫,我們「陽煦智權」從事智慧財產權服務,是賣「信用」,要看長遠,不該炒短線、殺雞取卵。

為什麼說在台灣別想單憑「專利」發財?就以我親眼見過的三個案例說明一下吧:

第一個例子是關於「網路遊戲安全認證」的案例。

某網路遊戲大廠,在我的客戶將「安全認證」相關的發明專利技術電郵提案以後置之不理,完全沒有回覆,但數個月後,該公司就採用了這種方式發行認證卡,還三番兩次對我客戶的專利提「舉發」,甚至邀集同業,同聲一氣地拒絕支付任何權利金。雖然我們努力將多次舉發都擋下,確保專利的有效性,並且對另一侵權廠商提出有力訴訟,在地院(當時還沒成立「智慧財產法院」)獲得和解的賠償,但在法官主導(威嚇)下,賠償金甚低,只有區區三十幾萬台幣。

前述的第一家公司在多個舉發都不成立的情況下,還不斷訴願、再訴願(當時的制度)、行政訴訟…,在侵權訴訟中的蒐證費、鑑定費、律師費,以及行政訴訟中的律師費(還分高等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兩審級),種種開銷不斷累積,我的客戶囿於財力,無法一直支付我們專利和律師的服務費用,終於決定在後續程序中自行處理,以素人對抗對方的專業律師,也因此輸掉了他的專利。

別以為這家網路遊戲大廠就佔了便宜,其實,他們也至少支付了相對的律師費,要是他們把律師費拿來支付「權利金」,我的客戶說不定早就開心走人了。

那你會覺得這家大廠很傻嗎?不是的,這些經營者的邏輯是「此例一開,後患無窮」,寧可把錢讓律師賺,也不願意支付權利金,以免往後還有其他人想找他們要錢。面對這樣的經營者(們),就算你有好點子想要賣給他,你覺得可行嗎?

悲哀地說,別以為這是特例,下回我們接著說其他領域。

(這些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沒有一件是二手傳播!如果你喜歡,可以分享我們的著作,但請標明來源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