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專利 誰理你

有專利 ?誰理你 !

 

前次說到遊戲產業的某大公司對於外人的專利提案如此不尊重,你或許會懷疑,是否遊戲產業本來就有某些互相「『借用』概念」的習慣所致?

沒關係,我們來看看傳統產業吧!

某上市金控公司和某上市物流公司,再加上我的某客戶,三者共同討論金流和物流的結合,以及產品送達的驗證,由我的客戶提出了解決方案,並且由我們替我的客戶申請了發明專利。

金流和物流的平台整合成功,報紙上登了一角新聞,金控業者和物流業者共同慶賀,唯獨不見我客戶的身影。沒辦法,誰叫創意不值錢,專利又還沒下來,拿什麼去討權利呢?

專利獲准了,客戶也準備去討公道,然後—-我們就收到了舉發理由,證據遠從海外的報紙新聞,連同實際的POSE機都從海外搬來給智慧局了,N01不夠,再來N02,接連舉發兩次,歷經一兩年,所幸我們都贏了,但已經曠日廢時、事過境遷。

再說說電子業吧,我認識的某採購經理在我面前親口說:「哪家供應商敢在我面前說『我這是專利品,你不能跟別人買』,我立刻找他的競爭對手來『破』他的專利,就不信有破不了的專利」。

要是真讓他說中了,請問世界上那麼多專利官司都是打假的?我們替客戶提起訴訟,在兩岸取得的千萬以上賠償和累積九成的勝率,也都是靠對方律師太蠢才僥倖獲勝?不致於吧!

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得提醒任何有心要申請專利的客戶,在台灣、或者在大陸,要賺錢,恐怕還是要產品賣座,單憑擁有專利,打算出售專利或者獲取權利金發財,會有相當高的難度。當然,反過來講,請別以為專利沒有用,一旦產品暢銷賺錢,如果沒有專利來把守後門,就得眼睜睜看人家仿冒,大幅侵削你的市場,那時再後悔當初沒辦專利,可就來不及了。

(這些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沒有一件是二手傳播!如果你喜歡,可以分享我們的著作,但請標明來源出處)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台灣商人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一位新客戶請別所辦理了台海兩岸的新型(實用新型)專利,已經分別領證,目前要辦美國發明,卻始終覺得還有疑問,所以尋求第二種意見(second opinion)。

不幸地,我立即舉出一個明確的現有日常生活用品作為前案(prior art),完全符合客戶的權利範圍,使得這兩件專利完全無效。這代表原先申請的事務所顯然不用功,沒有好好審視自己所撰寫的權利範圍恰不恰當,仗著新型不會有「實質審查」,不會輕易穿幫就隨便寫。客戶雖抱怨我比前一家事務所價格貴不少,最後還是委託我處理美國案,免得辦出沒用的專利。

返回自己公司,把案例跟工程師分享,還不錯,我們工程師立即想到跟我一樣的前案,證明我們小公司的教育訓練是紮實的。國內的專利商標領域,還真有不少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業者。如果台灣商人都只管殺價,完全不管專利品質,就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奇怪的訴訟經歷

 

奇怪的訴訟經歷

 

行政訴訟進行中:

“承審法官詢問我方律師「你們專利的彈片是不是包括電路板」?”

「彈片包括電路板」?

那CPU是不是包括電腦主機?

引擎是不是包括汽車?

台北市是不是包括台灣?

為什麼智慧財產法院的法官在審專利案件以前,不能讀一讀專利說明書,稍微瞭解一下技術內容呢?

我們在說明書裡講得很清楚耶!

專利訴訟戰績

專利訴訟戰績 24:1

 

新規劃公司網頁,把早已過期的資訊順道更新。

仔細計算一下,兩岸的專利訴訟戰績,居然悄悄由8:0進步到24:1。

除了一件讓客戶支付少量和解金終止戰局外,其餘維權案件都成功獲得賠償,而被告侵權案件大多以撤銷對方專利告終。

感謝我的同事,在申請時的努力付出;感謝合作律師在場上的專業表現;更感謝客戶的委託和信賴,希望往後的新進同事也能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水準和專業度。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的

 

也有一些僅只是避免被別人搶先,本身專利性不見得很強,勉強辦個新型混充一下。

沒想到,替客戶辦的新型專利,連我們自己都沒在意,居然有人很當一回事,還找四件證據來舉發。

好吧!開武館就沒有怕踢館的,來較量吧!即使本來不見得很強的專利,我們在撰寫之初還是下了一番功夫,如果這回舉發不成立,這件專利反而更堅強,下回就可以考慮告人了。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週五到專利顧問客戶處開會。

客戶順便問及商標,突然發現他們公司在經營十年後,商品及定位已有轉變,但原本替他們辦專利商標的事務所從沒深入關心過這一段,甚至在專利業務被我們取代後,連客戶的訊問都愛理不理。

智慧財產權這一行,真的是專業服務,不但要瞭解制度法規,也要清楚掌握客戶的發展方向,才能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公司小,心不小

公司小,心不小

 

今天收到一件大陸專利發明申請案的審查意見通知,官方認為全案都不具可專利性。

經過仔細研讀,發現對比文件跟我方的申請內容雖有相關,但解決方案其實有差異。我們主動跟審查員打電話溝通,原則上取得共識,藉由修正,極可能可以獲准發明。

一般國內事務所,通常慫恿客戶辦「實用新型」,免得遇上麻煩;即使是申請「發明」,也不會努力找差異,只會傳達官方意見,要申請人認命。

至於歐美的專利事務所,則是不會在「還沒收錢」的情況下花費力氣,替客戶爭取權益。

放下電話,很高興地說:我們真的在做不一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