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沒有用 沒有用的專利

不是「 專利沒有用 」,是「 沒有用的專利 」沒有用

 

新年快樂!許久沒發文了!

沒辦法,小公司就是有小公司的困擾:只要客戶熱情支持,多塞幾件案子來,我們馬上就塞車,尤其是年前,很多客戶都希望我們能及時提出申請;或者至少,讓他們能看到新案稿件完成初稿,所以完全抽不出空發文。

大家都放假,我們還是要盡責趕完期限案,所以跨完年,緊接著回家開電腦,仔細分析比對引證案和我們申請案的權利範圍,終於在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將一件美國答辯案的指示函寫完,發給代理人。

就在字字斟酌的過程中忍不住想到十餘年前的一件故事:一個未曾謀面的公司A,被一個已經是我們客戶的公司B收購,並且指定具有設計能力的A公司,將新設計交給我們申請專利。

第一次見面,A公司的總經理花了二十分鐘,抱怨「專利根本沒有用,一點也沒有保護效果」。這是怎麼回事?那我還要不要慫恿他辦專利呢?花了半天時間,好不容易才搞懂,原來A公司獲准的專利,在告已經拆夥的合作對象C公司仿冒侵權時,竟然被判決侵害不成立。

忍不住打岔這位總經理:可否借他手上的專利看看?隨後借了一枝鉛筆,邊看邊圈,經過十幾分鐘,圈出十來個圈,終於開始得到講話的機會,請這位總經理看他手上的這件專利。先說明一下,這件專利只有一個獨立項,沒有任何依附項,獨立項中明白界定「S型本體」,「T型耳部」,「軟質膠條」,「支撐『鋼片』」,「包含直…飾條及橫…飾條」…

逐一請教這位總經理兼設計師,這些字眼也許不是每一樣都有問題,但很明顯,其中有很多是「不必要的限制」。也就是,因為權利範圍撰寫的內容,就是上法庭時最重要的依據,如果放入任何多餘的詞句或敘述,在解讀的過程中,都會成為涉嫌侵權者的脫逃途徑。因此,權利範圍應該像歷史上「呂氏春秋」一樣,每個字都被斟酌過,所有「不必要」的限制都不該放進去。

想當然爾,只要當年的合作夥伴C公司,把「S型」,「T型」,「膠條」,「鋼片」的形狀和材料選擇一些改掉,多幾處差異,不但是「文義侵害」讀不到,連「均等論」都會很難認定,法官當然不會認為有侵權問題。也就是,由於原先的事務所專業度不足,讓這件獲准專利留下很大的「迴避設計」空間給對手,難怪侵權訴訟會輸掉。

經過這些解說,總經理先生總算從一開始的完全排斥改為半信半疑,甚至在後續的四、五年中持續合作,不僅辦理十餘件新型專利獲准(當時是舊制,「要審查」的),還取得兩件發明專利。雖然沒有任何訴訟,但我們相信,若有任何後續訴訟,應該也同樣有八成以上勝算(依照我們過去記錄的平均值)。

所以,產業界盛傳一句話「專利沒有用啦!都是唬人的!」,我們完全不能接受。實際上,這句話應該要改成「『沒有用的專利』沒有用」,因為那些專利在撰寫過程中沒有用心,沒有字字斟酌,就像已經是死胎的小狗,生下來就沒有心跳、沒有呼吸,徒有外殼,哪裡會有看家的保護效果呢?

新年裡,看到世界局勢的潛在變動危機,包括歐盟的分裂風險,美國的保護主義即將盛行。不過,這些黑天鵝都不是我們能左右或改變的,我們所能做的,仍然是努力保護好自己的智慧財產,祝大家創新有成,我們會努力替大家服務、看守好後門的。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翻看普吉島的旅遊資訊,看到老虎王國的介紹。

他們告訴遊客,為何他們的老虎如此溫順,就是因為從小跟飼養人員一起,早就習慣跟人相處,所以抱牠或拍牠,都不會讓老虎驚嚇或輕易發怒。

也就是說,如果從小當貓養,你就會得到一隻看似老虎的身軀,裡面住著貓的靈魂,不時來找人撒嬌一番;相反地,如果想養出一隻真正凶悍的老虎,絕對不能當作寵物一樣地對待。

專利也是如此,如果要讓專利夠凶悍,可以保護自己開拓的市場不容他人侵犯,就千萬要從基礎著手,讓專利不是「寵物」等級,才能具有足夠的嚇阻力。看看蘋果的專利,替他們撰寫的工程師往往需要讀取數百件相關技術資料,才能千錘百鍊打造出具有紮實基礎且具有殺傷力的專利武器。這種專利會憑空而來嗎?是廉價而不花成本的嗎?當然不可能!但是這種老虎才會是真老虎。

我們台灣人最擅長殺價,請不要忘記,如果你想得到的只是廉價而聽話的寵物,你所擁有的專利就會徒有老虎的外形,但像家貓一樣圍繞在人的腳邊撒嬌,絕對不會有老虎的靈魂和威猛。

我心中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我心中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昨天說完徵人的趣事,今天談談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一般主流的大事務所,最愛的條件就是「學歷」,台、清、交…OK,碩士更佳,若是美日名校,太棒了!當然,前提一定要是理工科系。

但是,「學位」和「科系」真的代表一切嗎?不幸地,台灣訓練出來的乖乖牌、好寶寶,往往不是我所愛用的專利工程師。專利,是要幫客戶把守「後門」,避免熱門產品被人抄襲,或「迴避設計」,分佔市場。換句話說,研發工程師設計出100分的產品或至少90分產品,銷售到市場上。而專利工程師還要想到別人可能仿效你的研究成果,推出70分或80分的產品,但殺到一半價錢來跟你競爭市場、瓜分利潤。

所以,專利工程師不僅要「聽得懂」客戶的專利技術,甚至要「替人想」,如何自己迴避自己的專利,製造大致雷同的抄襲仿冒產品;再把抄襲的路也堵住。反覆攻防推演,才能規劃出「嚴謹」的專利範圍。誰說名校都會訓練乖乖牌「思考」、「推演」、「攻防」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