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翻看普吉島的旅遊資訊,看到老虎王國的介紹。

他們告訴遊客,為何他們的老虎如此溫順,就是因為從小跟飼養人員一起,早就習慣跟人相處,所以抱牠或拍牠,都不會讓老虎驚嚇或輕易發怒。

也就是說,如果從小當貓養,你就會得到一隻看似老虎的身軀,裡面住著貓的靈魂,不時來找人撒嬌一番;相反地,如果想養出一隻真正凶悍的老虎,絕對不能當作寵物一樣地對待。

專利也是如此,如果要讓專利夠凶悍,可以保護自己開拓的市場不容他人侵犯,就千萬要從基礎著手,讓專利不是「寵物」等級,才能具有足夠的嚇阻力。看看蘋果的專利,替他們撰寫的工程師往往需要讀取數百件相關技術資料,才能千錘百鍊打造出具有紮實基礎且具有殺傷力的專利武器。這種專利會憑空而來嗎?是廉價而不花成本的嗎?當然不可能!但是這種老虎才會是真老虎。

我們台灣人最擅長殺價,請不要忘記,如果你想得到的只是廉價而聽話的寵物,你所擁有的專利就會徒有老虎的外形,但像家貓一樣圍繞在人的腳邊撒嬌,絕對不會有老虎的靈魂和威猛。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談了兩天,還沒提出「具體標準」,衡量誰適合擔任我們心目中理想的專利工程師。

其實不瞞你說,我是在徵人,客觀標準如下:

第一、好奇心。(就是害死貓的罪魁禍首)台灣教育,最喜歡乖乖牌,討厭想法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孩。但是,如果大家想法都一致,哪裡會有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呢?岔題了,我們是談專利工程師,不是大發明家或大科學家。但是,如果只能專心學一門學問,稍微接觸新領域就倍感壓力,怎能為不同領域的客戶提供良好的服務?

第二、邏輯清楚。能夠清楚理解客戶的技術內容之後,不能只是單純擔任錄音機,把客戶的話原文照錄;還要能舉一反三,才能替客戶構思「如何迴避設計」,「如何防堵別人迴避設計」,達成堵住後門漏洞的作用。

第三、文筆通順。不解釋了,我們一天到晚在玩文字遊戲,文筆不行,老闆得兼任國語正音班和作文班主任。

或許大家會很疑惑,難道不需要限制「理工科系背景」嗎?對於大事務所,為了管理方便,限制背景有其必要性。但是別忘了,我們本來就是「精品店」,誰說要遵循大事務所的遊戲規則?我們曾經訓練的工程師,有法律系、企管系、土木系、機械系、電機系、光電所、化工系…,令人驚訝地,最令我難忘的,則是一位拿過書卷獎的「歷史所」碩士,沒看錯,就是「歷史所」。誇張吧?難道他可以理解電路學嗎?他懂測試機台的結構嗎?軟體專利也行嗎?

放心!誰是天生從娘胎裡就懂得所有學問來著?大部分的知識都是只要有「好奇心」、「理解力」,多花一點時間就可以學會的!何況我們又不是要做研發,我們只是要把別人的研發成果形諸文字而已,只需要理解到八成就夠了!

那他一定是我們的王牌囉?不幸地,他的人生目標是「修行」,斟酌文字、檢視證據、跟審查官書面辯論,這類衝突大大違反他的天性,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經過花東鐵路,不妨替我們看一眼,替你驗票或管制進出站的台鐵員工,可能就是當年我心目中的明日之星,祝福他修行順利。同樣地,如果你的身邊有正在尋覓工作的年輕人,符合我們的條件,也請趕緊告知我們,我們才不在乎他的背景科系!(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分享,只要標示出處即可)

徵人還要看臉色

徵人還要看臉色

 

畢業季到了,想徵新人來擔任專利工程師。

一般事務所都是希望名號響亮的學校,理工科系,高學歷。但是對於我們這種非主流的智慧財產權精品店而言,當然有不同的評價標準。所以,很開心地,每一位面試者都會遇上「空間關係遊戲」。舉例而言,像是「小紅車」(Rush Hour Game)一類的遊戲。

可別小看這些遊戲,難度最高的題目,一般大人可以花上十幾二十分鐘解決就不錯了;空間關係不好的人,一個小時也解不開。不刁難,我們只挑選簡單、中級、高級的題目,撇開困難等級,讓受試者在壓力狀態下解題,看看新人「空間概念」是否良好,才能從三向視圖就充分理解客戶委託的產品結構。

這回「踢到鐵板」了!當我們發現一位受試者的「空間關係」實在太差,「謝謝!再聯絡」後,竟然得到「你們簡直在浪費我時間」的回應。唉!所幸他的「空間關係」不及格,要不然,我們還不會發現他的「人際關係」也不及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