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來的專利

 

騙來的專利 ,除了在牆上掛掛,本質上還是垃圾

 

前面說到藉由欺騙手段(請容許我用這麼難聽的詞,但應揭露而沒有誠實揭露,就是欺騙)得來的專利,因為沒有揭露真正的必要技術,可能被別人舉發(大陸稱「無效請求」)。但是,我們真的會去舉發他嗎?

確實有很多的事務所會見獵心喜,依照上述分析,建議客戶趕緊去舉發(不少人甚至收到一些事務所的業務推廣信函,聲稱你的同業某某公司獲准某專利,是不是要委託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事務所去舉發)。但是,真的有必要在這時候舉發,試著撤銷對方專利嗎?

根據「專利侵害鑑定要點」所揭露:「發明(或新型)專利權範圍,以說明書所載之申請專利範圍為準」,而且「解釋申請專利範圍應以請求項所載之整體內容為依據」。說直白一點,在這個案件中,如果我們沒有設置一個「可以經由『控制電壓差』就『調變氫氧比』」的「控制裝置」,就算我依照老同學的說法,我們也在電極處加裝會跟氫或氧作用的元素或原料,但請注意,這並不是靠「控制電壓差」,就沒有侵害這個發明專利。

也就是說,因為這個發明專利的發明人(或者專利工程師)自以為很聰明地編纂了一套「神話」,就算我直接照抄他們實際的裝置,但是我們能力有限,做出來的東西不符合「神話」的條件,我們就不算侵權,這個專利就管不著我們!(請注意:就算直接照抄都不侵權,因為他們自己的產品都不會符合自己的專利範圍)

結論是,經營企業,想要保護自己的研發成果,就要開大門、走大路,光明正大揭露自己家的技術,才符合專利法所要保障的標的,也才能順利保護自己權益。請問,像是IBM、德州儀器、蘋果、甚至我們台灣廠的死對頭三星,有哪一家是這樣躲躲藏藏,不敢說清楚自己技術的?想走偏鋒,絕對不可能佔便宜!

專利審查

我們台灣的專利審查水準…真的還有提升的空間

 


最近幫客戶檢索分析案件,突然發現有一件非常「玄妙」的台灣發明專利(審查獲准)案。

這件發明是關於一件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的專利,要電解製造氫氣和氧氣,原理很簡單,而且已經是國中、高中大家都做過的實驗:陽極氧化、陰極還原,一邊產生氧氣、一邊產生氫氣;氫氣和氧氣的比例是2:1。為什麼?因為一個水分子就是H2O,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所以怎樣改變所加的電壓或電流,都沒有辦法改變產出氫氣和氧氣的「比例」。

說完大家都知道的原理,就要談到我們的審查了,發明案都是經過「專業」的審查官審查,所以「理論上」,我們應該相信審查官和智慧局的「專業」,不應該質疑「審查獲准」的發明案件。

神奇地,這件發明專利居然存在一個特殊的「控制單元」,「控制…輸出至該正、負電極板的電壓差,以調變氫氣與氧氣產生的比例…」。請注意,「『調變』氫氣和氧氣產生的『比例』」,這句話顯然是要打臉我國高中的化學老師和化學課本嘛!

問題出現了:我是應該相信「智慧財產局」,還是相信我國中和高中的化學老師?我選擇站在我的老師這一邊,不光是因為教師節到了,更因為如果我相信智慧局,我以往深信不疑的物理化學邏輯會崩潰。

也許這只是一個個案,並不能就此否定整體審查水準,但是,仍然要期待作為主管機關的智慧財產局更仔細對待每一件申請案,才不會讓這種品質不佳的專利申請矇混過關。

 

兩岸專利

 

兩岸專利不為自己,是讓台灣找到高價值方向

 

能夠替自己的客戶拿到大陸發明專利,讓一個精緻設計的產品得到保護,是我們應盡的責任。當然,在過程中的適當爭取,也是能力的展現。

凡是申請過十件以上台灣和大陸發明專利的人都會領會得到,大陸發明專利的審查過程,比台灣專利的審查更為「嚴謹」,沒看錯!大陸的專利申請案太多,正式任用的審查員不夠,所以大量「約聘」。 繼續閱讀 →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好吃便宜又大碗? 怎樣辦專利才划算 ?

 

這兩天去見一個已經往來過的客戶,討論完新案的技術以後,客戶順口問了一句:「有沒有折扣?」

作為一個業務,應該怎麼回答呢?台海兩岸的人,都是出名的愛殺價。但是,殺價得來的產品(或服務),真的比較便宜嗎?

如果是要買一顆鑽石,消費者最在乎的,應該是鑽石有沒有雜質、色澤如何?還是店家有沒有照定價打九折?如果打九折,但是檔次低一截,同樣是一克拉鑽戒,消費者真的賺到了嗎?

買專利服務,跟買鑽石不一樣的,是消費者對於案件「品質」更難分辨,任何一家事務所都會聲稱自己的專業度最好,但誰說的才是真的?

話題別扯遠,我當場回答客戶說:客戶提出的標的,原本只是針對「工廠生產線」的領域,但在討論過程中,我們主動提出這個產品可以擴及「家用」的領域。由於我們的介入,權利範圍可以大幅擴張,而且最重要地,我們並不隨便告訴客戶不同領域必須分案,而是經過當場研判,兩者可以放在同一件案件中處理。

用大白話來說吧:如果我們黑心一點,告訴客戶可以打八折,但是要分拆成兩件案子,假如一件案子的服務費25,000台幣,每一件打八折,總價就是40,000。但是我們沒有唬籠客戶分案,所以「不打折」的價錢是25,000。算算看,打折真的比較便宜嗎?

這還是最明顯的價格比較,客戶更不容易分辨的是「品質」,這部分更是憑「良心」。所幸,跟我們往來的客戶都知道,只要往來得夠久,我們針對每一件案件的處理與分析,可以不斷提供專業經驗交流,我們的長久客戶往往也都成為專利領域的「專業消費者」。

這是我們的經營策略,當然囉,我們也不是傻子,我們採取這樣的經營理念,也是存有私心的:當我們的客戶統統變成「專業消費者」,就如同「專業美食家」,舌頭都養刁了,其他亂放味精的餐廳就無法滿足他們的味蕾。所以,我們的客戶慢慢都不能適應廉價事務所的品味,這也是我們如何細水長流,跟客戶一同長久成長的理念目標。

愛因斯坦拿不拿得到專利

從「重力波」談 愛因斯坦拿不拿得到專利

 

年前台灣南部的超重量級地震,造成了百人以上死亡的悲劇;最近物理界的超重量級地震,也造成了全球的震撼:經由全球各地的研究團隊投入,以及再三的反覆驗證,證實愛因斯坦當年提出的「重力波」確實存在。

提到愛因斯坦,大家都會聯想到「相對論」,並且直覺地認定他是一位物理界大師。但是,愛因斯坦在求學和研究的起步時期,一點也不順利,先是從德國的學校離開(沒有畢業),十六歲想提早進入瑞士的名校,頭一次是被拒絕。在瑞士補足高中學歷後,大學畢業成績也是五人中的第四名(最後一名則被留級不能畢業)。因為成績不出色,畢業後(西元1900年)並沒有受聘留校,他一方面繼續攻讀博士,另方面只能在瑞士專利局審查專利餬口(西元1902年)。

但是,在沒有教職和充分資源的情況下,愛因斯坦在1905年一口氣發表多篇重量級的論文,其中包括讓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光電效應」,現在廣為大眾知悉的「狹義相對論」等,尤其狹義相對論,幾乎可說是「空想」之下的產物。

即使他後來已經成為著名物理學家,而且他在1915年發表的廣義相對論,已經被英國的愛丁頓經由拍照日蝕時的光束受太陽引力彎折而得到驗證,但瑞典科學院仍然不敢在1921年頒發諾貝爾獎時提及相對論,深怕相對論的理論有所爭議、可能不正確。至於他所提出的「重力波」,則更是等到百年之後,科技和設備都大幅改良之後,才被正式確認。

這種大幅超越當代水準的論文,如果提出申請,理所當然應該要獲得專利囉!

不!答案是不准!

依照我們的專利法第 1 條
為鼓勵、保護、利用發明、新型及設計之創作,以促進產業發展,特制定 本法。

開宗明義地指出,保障發明創作,是要「促進產業發展」,

進一步,在法第22條規定「可供產業上利用之發明,無下列情事之一,得依本法申請取得發明專利…」也就是,單純學術的研究,理論的推導,如果沒有產業上的利用,是不能專利的。

同樣的,大陸專利法也規定:

第一條 爲了保護專利權人的合法權益,鼓勵發明創造,推動發明創造的應用,提高創新能力,促進科學技術進步和經濟社會發展,制定本法。

第二條 本法所稱的發明創造是指發明、實用新型和外觀設計。

發明,是指對産品、方法或者其改進所提出的新的技術方案。

實用新型,是指對産品的形狀、構造或者其結合所提出的適于實用的新的技術方案。

外觀設計,是指對産品的形狀、圖案或者其結合以及色彩與形狀、圖案的結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幷適于工業應用的新設計。

所以,專利,是為提升產業而設計的,如果你的貢獻在提出專利申請時被認為「不屬於專利標的」,別氣餒,說不定是因為你是下一個愛因斯坦。

景氣差還辦什麼專利

景氣都這麼差了,還辦什麼專利?

 

最近,跟一位客戶報導,他申請的發明案件收到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被大陸審查員核駁了。

前面說過,發明和新型(大陸叫「實用新型」)最大的差別,就是「新型」像是「沒刮開」的刮刮樂,花錢申請,一定可以領證書,但是能不能中獎還不知道;發明是開過獎的彩券,中獎與否,都經過審查,而且通常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都是不准,必須花時間和資源去答辯,說服審查官(大陸稱「審查員」),證明本案和引證案(大陸稱「對比文件」)存在足夠的差異,而且可以達成某些特殊效果,才能真的獲准。

所以簡單講,新型是申請通常就可以領證書(但不一定算數);申請發明則未必會獲准,一定要千錘百鍊才拿得到證書,拿到就真的算數。

客戶申請發明,接到我們報導,說明我們已經主動去電,跟審查員電話溝通討論,而且「成功克服這次的核駁理由」後,告訴我們:「現在景氣這麼差,拿到專利還不是賠錢?不要了!」

沒錯,景氣不好,拿到專利還是要賠錢賣產品,甚至於賣不出去,「專利」本來就不是賣座的保證。但是,景氣是會「循環」的,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景氣低迷,隨後不就景氣好轉好幾年,才又遇上美國次貸危機,釀成全球金融海嘯。金融海嘯過後,又有幾年好光景,才遇上最近的低迷。「景氣」每隔幾年就會改換風向,「專利」則可以保有近二十年(要扣除審查花費的時間)。二十年的專利期限內,難道就不會遇到景氣好轉?

所以,有些厲害的客戶往往是反向利用景氣不佳努力研發、申請專利,等到景氣好轉,也正好養出一批專利,這時候才能利用專利,排除競爭對手而獨占市場,好好用專利賺錢。

悠遊卡用波多野結衣照片談著作權

悠遊卡用波多野結衣照片談著作權

 

悠遊卡公司用AV知名女優「波多野結衣」作為封面,說實在話,男生看過她A片的恐怕不在少數,說她「形象清新、唯美」?那為何她的A片要被設定為「18禁」?乾脆開放成為「普遍級」或者「保護級」,全家老少一起欣賞不就好了?

不過波多野「清新」與否,不是今天的討論重點。

看到新聞中,有網友明白指出「天使」和「魔鬼」兩個版本的照片,其中穿白色低胸、略有露點嫌疑的「天使版」照片,居然是日本已經發行的A片封面,這就不對了!

為什麼?因為「照片」是屬於「攝影著作」,具有「著作權」。這部分還分成「著作人格權」和「著作財產權」,這張照片雖然是拍攝波多野結衣,但是「著作財產權」未必歸屬於被拍攝者,悠遊卡公司到底有沒有徵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如果沒有,這樣「重製」就會侵害著作財產權。

更有趣的部分,由於攝影者的姓名沒有被標示,或如果原攝影者覺得「形象清新、唯美」並不符合原本拍攝時所構想AV女優的形象,覺得被「不當修改」,還說不定會造成「著作人格權」的問題。

偏執狂的專利人看破風

偏執狂的專利人看「破風」

 

看完「破風」,走出電影院,心中感慨萬千。非常高興「美利達」能取得世界頂尖自行車隊的冠名權,也很高興真的有一位台灣車手進入這支頂尖車隊。更真心希望台灣的自行車廠商能在世界獨占鰲頭,賺取全世界的利潤,擺脫台灣廠商永遠 “me too” 和 “cost down” 的宿命。

但作為一個偏執狂的專利人,回家忍不住就上網檢索起 Giant(巨大機械) 和 Merida(美利達) 這兩家台灣自行車龍頭的自行車專利。初步得到下列數據:

專利分類    台灣發明   台灣專利(發明+新型+設計)    美國發明    歐洲發明(歐美檢索條件是「摘要」中有”bicycle”)

巨大                    57                       223                                      81                  8

美利達                  1                         53                                      12                23

看來互有勝負,但是,讓我們把台灣的龍頭企業跟日本人比較一下,唉…

Shimano                                                                                   1262            1438

基於民族情感,我並不喜歡日本;但是身為專利人,不得不感嘆日本人竟然如此熱衷研發,難怪日本產品的價格就是高於台灣貨。台灣已經是「腳踏車王國」,兩家頂尖的龍頭企業加總,專利數還不及人家的十分之一,其他公司呢?其他的產業呢?台灣的研發真的要加油呀!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把牠當貓養,老虎的身軀中住的就是貓的靈魂

 

翻看普吉島的旅遊資訊,看到老虎王國的介紹。

他們告訴遊客,為何他們的老虎如此溫順,就是因為從小跟飼養人員一起,早就習慣跟人相處,所以抱牠或拍牠,都不會讓老虎驚嚇或輕易發怒。

也就是說,如果從小當貓養,你就會得到一隻看似老虎的身軀,裡面住著貓的靈魂,不時來找人撒嬌一番;相反地,如果想養出一隻真正凶悍的老虎,絕對不能當作寵物一樣地對待。

專利也是如此,如果要讓專利夠凶悍,可以保護自己開拓的市場不容他人侵犯,就千萬要從基礎著手,讓專利不是「寵物」等級,才能具有足夠的嚇阻力。看看蘋果的專利,替他們撰寫的工程師往往需要讀取數百件相關技術資料,才能千錘百鍊打造出具有紮實基礎且具有殺傷力的專利武器。這種專利會憑空而來嗎?是廉價而不花成本的嗎?當然不可能!但是這種老虎才會是真老虎。

我們台灣人最擅長殺價,請不要忘記,如果你想得到的只是廉價而聽話的寵物,你所擁有的專利就會徒有老虎的外形,但像家貓一樣圍繞在人的腳邊撒嬌,絕對不會有老虎的靈魂和威猛。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私房偏見裡的理想專利工程師

 

談了兩天,還沒提出「具體標準」,衡量誰適合擔任我們心目中理想的專利工程師。

其實不瞞你說,我是在徵人,客觀標準如下:

第一、好奇心。(就是害死貓的罪魁禍首)台灣教育,最喜歡乖乖牌,討厭想法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孩。但是,如果大家想法都一致,哪裡會有牛頓、愛迪生、愛因斯坦呢?岔題了,我們是談專利工程師,不是大發明家或大科學家。但是,如果只能專心學一門學問,稍微接觸新領域就倍感壓力,怎能為不同領域的客戶提供良好的服務?

第二、邏輯清楚。能夠清楚理解客戶的技術內容之後,不能只是單純擔任錄音機,把客戶的話原文照錄;還要能舉一反三,才能替客戶構思「如何迴避設計」,「如何防堵別人迴避設計」,達成堵住後門漏洞的作用。

第三、文筆通順。不解釋了,我們一天到晚在玩文字遊戲,文筆不行,老闆得兼任國語正音班和作文班主任。

或許大家會很疑惑,難道不需要限制「理工科系背景」嗎?對於大事務所,為了管理方便,限制背景有其必要性。但是別忘了,我們本來就是「精品店」,誰說要遵循大事務所的遊戲規則?我們曾經訓練的工程師,有法律系、企管系、土木系、機械系、電機系、光電所、化工系…,令人驚訝地,最令我難忘的,則是一位拿過書卷獎的「歷史所」碩士,沒看錯,就是「歷史所」。誇張吧?難道他可以理解電路學嗎?他懂測試機台的結構嗎?軟體專利也行嗎?

放心!誰是天生從娘胎裡就懂得所有學問來著?大部分的知識都是只要有「好奇心」、「理解力」,多花一點時間就可以學會的!何況我們又不是要做研發,我們只是要把別人的研發成果形諸文字而已,只需要理解到八成就夠了!

那他一定是我們的王牌囉?不幸地,他的人生目標是「修行」,斟酌文字、檢視證據、跟審查官書面辯論,這類衝突大大違反他的天性,所以,如果有一天你經過花東鐵路,不妨替我們看一眼,替你驗票或管制進出站的台鐵員工,可能就是當年我心目中的明日之星,祝福他修行順利。同樣地,如果你的身邊有正在尋覓工作的年輕人,符合我們的條件,也請趕緊告知我們,我們才不在乎他的背景科系!(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分享,只要標示出處即可)

徵人還要看臉色

徵人還要看臉色

 

畢業季到了,想徵新人來擔任專利工程師。

一般事務所都是希望名號響亮的學校,理工科系,高學歷。但是對於我們這種非主流的智慧財產權精品店而言,當然有不同的評價標準。所以,很開心地,每一位面試者都會遇上「空間關係遊戲」。舉例而言,像是「小紅車」(Rush Hour Game)一類的遊戲。

可別小看這些遊戲,難度最高的題目,一般大人可以花上十幾二十分鐘解決就不錯了;空間關係不好的人,一個小時也解不開。不刁難,我們只挑選簡單、中級、高級的題目,撇開困難等級,讓受試者在壓力狀態下解題,看看新人「空間概念」是否良好,才能從三向視圖就充分理解客戶委託的產品結構。

這回「踢到鐵板」了!當我們發現一位受試者的「空間關係」實在太差,「謝謝!再聯絡」後,竟然得到「你們簡直在浪費我時間」的回應。唉!所幸他的「空間關係」不及格,要不然,我們還不會發現他的「人際關係」也不及格呢!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台灣商人 只管殺價不管專利品質 ,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一位新客戶請別所辦理了台海兩岸的新型(實用新型)專利,已經分別領證,目前要辦美國發明,卻始終覺得還有疑問,所以尋求第二種意見(second opinion)。

不幸地,我立即舉出一個明確的現有日常生活用品作為前案(prior art),完全符合客戶的權利範圍,使得這兩件專利完全無效。這代表原先申請的事務所顯然不用功,沒有好好審視自己所撰寫的權利範圍恰不恰當,仗著新型不會有「實質審查」,不會輕易穿幫就隨便寫。客戶雖抱怨我比前一家事務所價格貴不少,最後還是委託我處理美國案,免得辦出沒用的專利。

返回自己公司,把案例跟工程師分享,還不錯,我們工程師立即想到跟我一樣的前案,證明我們小公司的教育訓練是紮實的。國內的專利商標領域,還真有不少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業者。如果台灣商人都只管殺價,完全不管專利品質,就難怪在國際上老要挨打。

大陸的發明專利審查

大陸的發明專利審查

 

通常可以從審查意見通知裡看出端倪

如果不打算准,會直接勾選「沒有可被授權的實質性內容」,讓申請人早早死心。

很高興,今天經過十幾分鐘的電話會談,救回一件「沒有可被授權的實質性內容」的申請案。

審查員初步同意我方進行修改的方向,當然還是慣例地說:「我還會進行後續檢索……」

反正,大體上已經說服了審查員,應該是替客戶起死回生了一件發明專利。

奇怪的訴訟經歷

 

奇怪的訴訟經歷

 

行政訴訟進行中:

“承審法官詢問我方律師「你們專利的彈片是不是包括電路板」?”

「彈片包括電路板」?

那CPU是不是包括電腦主機?

引擎是不是包括汽車?

台北市是不是包括台灣?

為什麼智慧財產法院的法官在審專利案件以前,不能讀一讀專利說明書,稍微瞭解一下技術內容呢?

我們在說明書裡講得很清楚耶!

我們將自身定位在精品店

我們將自身定位在「 精品店 」

 

幾經思索,還好,在智慧財產的領域,電商還不會立即具有優勢:

畢竟,許多專利技術都是獨一無二的;如何在特定的技術範圍內,將「權利範圍」擴張到「合理範圍的最大」,又是專利人的專業,既然從技術發想到權利撰寫都是量身打造,電商所能損害的,恐怕還是不講求品質、殺價競爭、只求快不求好的事務所。既然我們將自身定位在「精品店」,應該還沒受到潮流威脅。

專利訴訟戰績

專利訴訟戰績 24:1

 

新規劃公司網頁,把早已過期的資訊順道更新。

仔細計算一下,兩岸的專利訴訟戰績,居然悄悄由8:0進步到24:1。

除了一件讓客戶支付少量和解金終止戰局外,其餘維權案件都成功獲得賠償,而被告侵權案件大多以撤銷對方專利告終。

感謝我的同事,在申請時的努力付出;感謝合作律師在場上的專業表現;更感謝客戶的委託和信賴,希望往後的新進同事也能能一直保持這樣的水準和專業度。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

申請專利,未必都是強而有力的

 

也有一些僅只是避免被別人搶先,本身專利性不見得很強,勉強辦個新型混充一下。

沒想到,替客戶辦的新型專利,連我們自己都沒在意,居然有人很當一回事,還找四件證據來舉發。

好吧!開武館就沒有怕踢館的,來較量吧!即使本來不見得很強的專利,我們在撰寫之初還是下了一番功夫,如果這回舉發不成立,這件專利反而更堅強,下回就可以考慮告人了。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週五到專利顧問客戶處開會。

客戶順便問及商標,突然發現他們公司在經營十年後,商品及定位已有轉變,但原本替他們辦專利商標的事務所從沒深入關心過這一段,甚至在專利業務被我們取代後,連客戶的訊問都愛理不理。

智慧財產權這一行,真的是專業服務,不但要瞭解制度法規,也要清楚掌握客戶的發展方向,才能量身打造符合需要的服務。

公司小,心不小

公司小,心不小

 

今天收到一件大陸專利發明申請案的審查意見通知,官方認為全案都不具可專利性。

經過仔細研讀,發現對比文件跟我方的申請內容雖有相關,但解決方案其實有差異。我們主動跟審查員打電話溝通,原則上取得共識,藉由修正,極可能可以獲准發明。

一般國內事務所,通常慫恿客戶辦「實用新型」,免得遇上麻煩;即使是申請「發明」,也不會努力找差異,只會傳達官方意見,要申請人認命。

至於歐美的專利事務所,則是不會在「還沒收錢」的情況下花費力氣,替客戶爭取權益。

放下電話,很高興地說:我們真的在做不一樣的事。